中国知青网

 找回密码
 会员注册
搜索
热搜: 知青 活动
中国知青网 门户 名家专栏 皇城龙狼 查看内容

打架

2019-10-15 15:59| 发布者: 皇城龙狼| 查看: 109| 评论: 0|原作者: 齐京生|来自: 原创

摘要: 知青、打架、欺生

打 架 

近年在知青群族看到过很多回忆录的文章,大多都是描述艰苦卓绝战天斗地的场面,好像很少有人提及知青打架的故事,其实当年的知青正值青春年少,血气方刚易于冲动的年龄,在连队生存环境的反差,各个城市知青的不同背景和生活习惯的差异,加之一群少男少女的朝夕相处所衍生的圈子和合伙人的对峙,以及知青与当地农场职工之间的互斥,形成了一种非常自然地隔阂和不理解,这些精神层面的东西潜移默化的蔓延在知青单身群族中,那么打架、殴斗、欺生、小团体等等怪像也就理所当然的发生在知青生活的每一个日日夜夜中。      

在这个自己书写的文字中,我不希望按照常规似的只是记录所谓正能量的崇高辉煌过往,我愿意以自己所做过的丑陋故事,掀开记忆篇章的一页,忠实记录或是揭露那一代人的性格缺陷和偏颇认知观,尽管我们是高唱着革命歌曲,挥舞着红色宝书,带着一颗赤诚的心踏上黑土地的,但是,我们并不成熟也并不清楚自己的前途,懵懂中也未必明白我们要做什么或者正在做什么...而打架却是我记忆中最实在不过的画面,那就从打架开始回忆吧!(连载)

一、欺 生

   记得在兵团连队时,仅打架这个词汇就让仅在北大荒生活两年的我亲历践行过7次。说来惭愧之极,但是却都是实实在在的经历,今天坦诚的与大家袒露,也觉得很是有愧于心的,不过,老了脸皮的我还是想借这寸纸张叙叙记忆中的片段场景,拟补知青回忆文章遗落的一小片黑灰色的角落空白吧。

   刚到北大荒兵团,当时我们北京知青平均年龄16岁,是连队中年龄最小的一个群族。记得第一次打架闹事是在我们北京知青到连队第三天首次下地收麦子,中午时分大家在麦地里焦急等待连队送饭的牛车...直到下午一点多,送饭的牛车才历经泥泞到达我们的地头,大家蜂拥而上,只见坐在车上负责盛菜的一名富拉尔基女知青(我们现在可是好朋友啊)厉声呵斥我们北京知青排队打饭,而拥在后面的老知青却抽空站在了前边,打饭开始了,我眼见着前面的许多老知青饭盆里的熬白菜都是2勺,而到了北京知青于敏(个子最高的女知青)伸出的饭盆却被无端的剥夺了一勺,接二连三看到北京知青的饭盆都被一勺菜打发了而没有人吱声。

此时我看到了这个欺生的场景,立马就气不打一处来,我和周冷飞、张志年、孙鸿翔悄悄低声嘀咕了一句:她如果也给我一勺菜,咱们就掀翻菜盆。大家赞同的点了一下头,清楚记得排在我前面的是一个小个子老知青,后来才知道他是富拉尔基知青周景阳,打饭的那位凶巴巴的大姐满满的给小个子盛了2勺菜,轮到我了,我不动声色的递上我的大饭盒,一勺菜哆嗦了一下后装进我的饭盒,我没有移动,继续伸直了我的饭盒等待着第二勺,行了,下一个...”她已经把视线转移到了我的身后,还用不屑的目光扫了我一眼,顿时我的怒火从心中愤然激发,前面的人都是2勺菜,你凭什么给我一勺菜啊?我大吼一声,想欺负我们啊?没门。话音刚落我就将我的饭盒连同那点可怜的白菜狠狠的摔进了大菜盆,油星不多的菜汤连同半盆熬白菜顿时飞溅出来,她怔怔的发愣了不到一秒钟,就突然从牛车上跳下来冲向我,举着大马勺抡了过来,我顺势躲过了一击,奋身和她扭打在一起,一群老知青蜂拥而上,幸亏孙鸿翔和张志年拉开了我俩,周冷飞也站到了我的前面挡住了扑向我的一群人...马上老知青与我们分明的站到了两边,一场恶战即将迸发,不记得是谁站出来制止了这场战争,我们北京男孩大部分都随着我饿着肚子离开了麦地---罢工。
    
    当晚,我被于瑞书书记叫到了连部接受批评,但是在我印象中记得最清楚的不是书记说了什么,而是于书记并没有让我去给那个她道歉!也没有主张开大会批判我!更没有处理我们罢工的错误!至今,我都对于瑞书书记那时期的非常规做法感到不解且心存感激!

    
此后,也就再也没有出现因打饭欺生北京知青的事件发生。

3

鲜花
2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5 人)

技术支持:信动互联(北京)科技有限公司|中国知青网 ( 京ICP备12025178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25847号 )

GMT+8, 2020-1-25 09:59 , Processed in 0.103006 second(s), 19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