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知青网

 找回密码
 会员注册
搜索
热搜: 知青 活动
中国知青网 门户 名家专栏 皇城龙狼 查看内容

打架之四

2019-10-17 13:44| 发布者: 皇城龙狼| 查看: 202| 评论: 0|原作者: 齐京生|来自: 原创

摘要: 知青、北大荒、打架

同城相煎

 

最不愿提及的就是第六次打架,那是同城相煎何太急的一幕。

    一天傍晚,眼看一场大雨就要来临,麦场晾晒的小麦一大片都暴露在露天之下,连队紧急集合的钟声(其实就是敲一块可以发出回音的一块吊着的钢轨)敲起来了,钟声就是命令,所有的知青和在家的老职工都涌向麦场,大家拿着木锨、簸箕、埽除、铁铲等工具把分散平铺在地上的麦子堆成跺,然后拉起苫布将麦子盖严...

    大家都在争分夺秒的挥舞工具急速的干着,许多知青几乎是挥汗如雨的来回奔忙,大家都有一个念头:一定要在大雨下来之前把麦子抢收完毕,决不让我们的辛勤劳动果实泡汤...

    可是就在此时,我却看到了一个懒散慢吞吞身影在我的左前方晃动,这个身影在匆忙的人群中煞是扎眼,与当时紧急的现场显得那么的不协调不和谐,等我把脚下的麦子三下五除二的推堆到这个人的面前时,我才看清楚是我们北京的知青老猴子,他不紧不慢的动作着实一幅偷懒的样子,慢悠悠的挥着木锨,一小撮一小撮的漫不经心的推着麦子,还不时的停下来伸伸懒腰四处观望,我一看就来气了,简直给北京知青丢人,我提着木锨跳到他面前:老猴子,你这是干活吗?这时候了还偷什么懒啊?他油腔滑调的敷衍我:我也没停手啊,你别管那么宽吧。”“你不干就把木锨给别人,别占着茅坑不拉屎。我话音刚落,只见他的一声就把木锨扔出去了,老子还不想干呢。这一下可把我惹急了,我张口就骂了他一句纯粹的京骂,他立马回转身仰着脖子朝我走来:怎么着,你还敢骂我?”“骂你!我还想抽你呢!话音未落我就举起木锨照着他的头抡过去了,啪嘎一声,木锨柄就在他头上劈成了两瓣,我接着用手中剩下的一米来长的木柄抡打过去...“老猴子没有还手,只是抱着头躲避我的木柄,旁边的方长林、韩喜利马上跑过来抱住了我,夺下了我的木柄,很快他就退出了和我交手的距离,嘴里只是嘟囔着什么怏怏而去。但是可以肯定的是,高出我半头的他绝对没有骂我一句,也没有还手反击,一尊原本高大的背影却委屈着缩成一团.....

    多少年过去了,我俩再没有来往,也不知他的音讯,同城的知青就是因为这样一段不该发生的相煎故事而失却了友谊。

    如果有一天我们再相见,我一定会亲口对他说一声:对不起!一定的。

 

 

败北“金牙子”

 

这是一次惨败于上海知青“金牙子”的打架故事,也是第七次并最后一次打架,现在回忆起来都觉得实在不好意思用文字记录这段不太光彩的故事。

   “金牙子”是上海知青王鑫豪的绰号,因为早早就有一颗镶嵌的金牙而得名,他虽然是上海人但是身体强壮的可不像一个地道的南方小伙,夏天穿短袖时两只胳膊上的虎头肌明显的把他的方脑袋衬托的更加虎头虎脑,我几次和他掰腕子都不是他的个儿,在他的眼里似乎只服陈龙吟、周文,其他人他都不会服气的。我就曾经看到过他和陈龙吟摔跤被摔得很惨的狼狈样子,或许是这个原因吧,他对陈龙吟则是俯首帖耳且唯命是从。

    实在记不清楚是因为什么了,我俩在收玉米时的地头上打过一架,好像是因为口舌的不悦我们俩就动起手来,或许是那次我吃了败仗被他打懵了的缘故吧,真真的记不起来是怎样的过程,能够在记忆中搜寻到的丝丝脉络就只剩下被他那只带有棱角的拳头狠狠的打在我的眼眶上,冒着金星的我几乎看不到他闪躲的身影,自然再犀利的反攻都是徒劳的,只记得是被很多人劝解开后孙鸿翔陪我回的宿舍。当晚,是陈龙吟硬拉着他到我宿舍看我,那时好像没有听到他的道歉,他笨嘴拙舌的跟在陈龙吟的身后嘟囔了几句就算是道歉了事。

    许多年过去了,打架斗殴的故事总会在战友聚会时当做笑料被谈及。几年前我和爱人去上海玩,当见到了“金牙子”我抱着他调笑着那段往事时,“金牙子”像一个孩子似得红着脸害羞的回避这个话题,此时的他真是一反‘挥舞双拳大打出手’的常态,真实的回到了江南夫子纤柔儒雅的形态,让我惊呼:“金牙子!你变了”。
5

鲜花
1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6 人)

上一篇:打架之三下一篇:救命的“车辙水”

技术支持:信动互联(北京)科技有限公司|中国知青网 ( 京ICP备12025178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25847号 )

GMT+8, 2020-8-14 11:30 , Processed in 0.114007 second(s), 19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