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知青网

 找回密码
 会员注册
搜索
热搜: 知青 活动
中国知青网 门户 知青岁月 查看内容

走出猪圈入考场(王本公/文)

2020-1-3 16:15| 发布者: 安宁檬| 查看: 110| 评论: 0|原作者: 一川枫叶

摘要:   钟老汉的话:作者王本公是我燃化部七台河五七干校时期的朋友,那时我们同是干校里的知青。那年他从干校当兵走了后不久,我也考上广西话剧团美工学员离开了干校,前些日子再相逢竟是在半个世纪之后,当年的小伙子 ...
 
钟老汉的话:作者王本公是我燃化部七台河五七干校时期的朋友,那时我们同是干校里的知青。那年他从干校当兵走了后不久,我也考上广西话剧团美工学员离开了干校,前些日子再相逢竟是在半个世纪之后,当年的小伙子都变成了北京老大爷了。同代人虽然有着不同的经历,但故事的背景都知晓,能品出个中滋味。我喜欢他的这个故事,率真的文风与他的性格极为吻合,便要来贴在这里供大家欣赏。                  

《走出猪圈进考场》

   王本公 

     我参加高考的动机远沒有许多人高尚,什么为四化而学习,为中华崛起而读书。我就是想换个环境,不再喂猪。   

  高考恢复那年我已26岁,工作十年,工农兵都干过。那时我正在航空部628所伙房打杂喂猪。该所六百多人,绝大部分是知识分子,名牌大学毕业的、留苏的,比比皆是。领导找我谈话说,组织上对你是高度信任的,革命工作是没有高低贵贱之分的,好好干吧,可我很快感觉到了地位的卑微。

一次工会组织看电影《巴黎圣母院》,我怀着莫明的兴奋期待着,早早把猪喂得肚圆,让他们不再叫噢。我在马路边等待所里的班车,等啊等,直到开演时间了还不见车影。又继续等下去,直等到观影的人们兴致勃勃谈论剧情回所了。组织者对我说,小王对不起,太忙把你忘了,以后……。我一句话没说走回猪圈,用柳条当鞭子把熟睡的猪抽打得嗷嗷乱叫,许多人停下手中的工作望着我,不知发生了什么。      
           从那之后,我逐步把自己的封闭起来,很少与人主动打召呼,也习惯了别人的忽视和冷漠。我反复思考,为什么人们把我忘了呢?假如我是教授,我是所长会吗!这时高考恢复了,我仿佛在人生隧道中看到了远处有一絲光亮。                       

当我正式报名高考时,引起了身边人的嘲讽。虽在意料之中,但内心仍觉刺痛。文革爆发那年我只读到初一,十六岁就到广阔天地去了。我曾一度认为,今生与大学无缘。我是左撇子,上小学时硬让老师扳过来用右手写字,结果两手都能写,又都写不好。我当时的字像甲骨文,虫草书。有人说,他这笔字能上大学就没人不能上了,还有人说我是想吃天鹅肉的哈蟆……。

集体宿舍夜间十点熄灯,我就搬到菜窖住。窖内又潮又湿。一次我实在太困了,握着书本睡着了,感觉一条软软东西掉在胸口,一看,是一只硕大的壁虎,顿时,睡意全无。为了抢时间,我很长时间没有理发刮脸,以至有人叫我华子良,红岩中装疯的地下党。小孩们叫我野狼嚎。威虎山的土匪。                                                                                                    

世上还是善良人多。我需要恶补的知识实在太多了,我求教过一些人,有的婉拒,有的敷衍。但有三个人真诚的帮过我。一个老北大,帮我读古文,一个西军电,帮我补数学。他们是那样和善,那样耐心。最令我感动的是北苑中学高中地理赵老师。她辅导高考班,我去蹭课。她不嫌弃我年纪大,提问幼稚,更不把我分外。我领到大学入学通知书回所办手续那天,她从高楼一跃结束了生命。听说她长期抑郁症。她的遗体盖着白布,鲜血渗了出来,我围着她走了一圈又一圈,内心在流血,在哭泣。赵老师,你到了一个沒有抑郁也不需要抑郁的地方,我送你来了!三位恩师均已作古,他们永远镌刻在我生命之中。 
考语文的时候,我在四楼靠窗位置,当时正值盛夏,沒有空调,一阵风旋转吹来,把我放在桌边的准考证吹上天空,又摇曳着飘落到楼外,直至掉到了街上,我当时的心情颇像电影百万英镑里的镜头,紧张又担心。我马上报告了监考老师,他允许我离开考场下楼去街上取证,吓死我了,好在有惊无险。                                                      
   录取通知书下发的那天,我正在煮猪食。一个平时老拿我开涮的老者露出了复杂的笑容。我说,咱俩比笑吧,谁先停下来,谁请吃西瓜。我也想拿他开涮一下。哈哈哈哈……我俩交替狂笑,范进中举一般,半个小时过去了,累得他浑身抽搐,无力说话,我笑到了最后。人生之事难预难料,然不计人言、坚持下去,必有收获。此情此景正应了那句话:笑到最后笑得最好。                                                 

入学后我才知道,原来天津南开大学最先要我,但是校舍紧张,北师大负北京地区招生的老师程树理老师说,他是北京生源,先让他走读吧。这样,我来到了师大。正所谓机缘巧合,贵人常助。四年北师大生活,是我人生最愉快最宝贵的时光,改变了我的人生轨迹和认识世界的角度层次。也使我始终持有如此的心态:诸事少抱怨、多理解,少苛求、多欣赏,少不平、多感恩。以上之点滴虽琐屑然真实,虽平常然难忘。我想这就是四十年前的真实印记,适筑成了共和国难忘的历史。

一川枫叶的话:文如其人,率真始终。
     我和王本公下乡在同一个农场,他在先锋连,我在四连。
      在农场时印象最深的是,他胆子大,天不怕地不怕,开荒种地时,刨出死人棺材他都敢掀。
    冬日里穿的棉袄腰上系着绳子,其貌不扬,邋遢的样子,以致在返京的列车上,睡觉中被列车员当成逃票的被揪起来。我们一帮知青对列车员的做法打报不平,说大半夜的查票,人睡熟了没立刻叫醒取出车票,就抓住王本公的衣服拎起来,你们这是什么态度啊。
    一位堂堂的男子汉失去了尊严,在工作岗位上也被人瞧不起。由此王本公靠自己奋发图强,考上了大学,实现了自己的梦想。真是令人刮目相看,我为之油生敬佩之心。
望我的荒友新年快乐!幸福安康!




                           

2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技术支持:信动互联(北京)科技有限公司|中国知青网 ( 京ICP备12025178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25847号 )

GMT+8, 2020-8-15 01:03 , Processed in 0.144009 second(s), 25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