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知青网

 找回密码
 会员注册
搜索
热搜: 知青 活动
中国知青网 门户 知青岁月 查看内容

老磨坊

2020-1-24 17:08| 发布者: 安宁檬| 查看: 123| 评论: 0|原作者: 张翟西滨

摘要: 老磨坊□张翟西滨 兄弟几个围山转,千里万里路不远;雷声隆隆不下雨,雪花飘飘天不寒。 这个谜语的谜底,则是早年乡村常见的——石磨。 磨坊,当年必不可少,各生产队都有。承担着各家各户加工口粮的任务,有求 ...
老磨坊
□张翟西滨
磨坊图.jpg
兄弟几个围山转,
千里万里路不远;
雷声隆隆不下雨,
雪花飘飘天不寒。
       这个谜语的谜底,则是早年乡村常见的——石磨。
       磨坊,当年必不可少,各生产队都有。承担着各家各户加工口粮的任务,有求必应,不分昼夜,随叫随到,年终决算。   
       记得我们知青点左边就是生产队唯一的磨坊。常年固定着一位磨面的社员,无论昼夜总能听到磨坊声声,有时觉得蛮有生活气息,有时噪音又令人心烦意乱。雨雪天不出工或年前磨坊门前总有不少人家排队等候,你来我往,热闹非凡。手提的、肩扛的、也有用架子车拉运粮食的,其目的将黄灿灿、圆滚滚的苞谷、小麦磨成面粉,供人食用。我带着好奇心到磨坊转悠,屋顶低矮,几乎沉陷。显然,年久失修。走到门口,里面幽暗,拾级而下,如同落入深坑,面积不大,也就10来平米,正中竖立着近乎一人高的小型电动磨面机(比水磨、石磨有进化),四周供人转圈巡察,最上方是方口漏斗,粮食从漏斗倒入,旁边有一大一小、两个圆轮,靠马达和传输带上下运转加工成面粉,房屋三角木架落满粉尘和蜘蛛网,周围墙壁用手轻抹,满手沾尘。我留意到,唯独一盏15瓦的灯泡,早已被尘埃包裹,散发出微弱的亮光。而加工面粉的社员皆会当帮手,一会儿垫起脚尖倾倒粮食,一会儿双手张开口袋装入面粉,手忙脚乱,不亦乐乎。我问:“100斤麦,能磨出多少面?”社员答:“八九十斤”。我仔细看木斗里的面粉粗糙略黑。难道不能把面粉磨白些吗?社员答:“好娃哩,舍不得么!”
       农谚说得好:“种瓜得瓜,种豆得豆”。看着社员“惜粮如金”的生活窘境,我百思不得其解。缘何汗滴八瓣,土里刨食的农民得不到足够的粮食,乃至填不饱肚子呢?依稀记得,一料庄稼,要缴纳一定数额的公粮,其实亦就是农业税。据史料记载,农业税始于春秋时期鲁国的“初税亩”,可说农业税是经历了两千多年的古老税种,也就是老百姓习惯上称之“皇粮国税”。
       我多次跟随队上大车缴过公粮,那时候有农业税、乡统筹、村提留等名目繁多的摊派。公社为了完成“任务”,就把这些征收折合成粮食任务分到各大队,大队又如法分解到各小队,是“硬指标,死命令”。农民负担较重,日子紧巴巴的。即便有粮食富裕户,也不能随意交易,因粮食是国家“统购统销”物资,黑市交易属“投机倒把”行为,是重拳打击的对象。也许知青点离磨坊近,我时常耳闻目睹到,社员们指着村里的孩子谆谆教诲:“娃啊,要好好念书,将来做个公家人,就能吃上皇粮咧!”
       记得有一回过年,我把分的麦子,磨成了“富强粉”(100斤麦磨出六七十斤精粉),白面带回家,就让母亲用我的劳动果实为全家人擀面,母亲每挖一小碗面,我就用绳扎紧一次面袋,接连重复了三回,母亲见我吝惜的样子,笑言:“真知道爱惜粮食了”。
       当年,见到“富强粉”亮眼睛,雪白雪白,凭粮本定量供应;少而又少,想多买可不行;平常吃不到,过年时家里才舍得吃;擀成饺子皮,白格生生;做成白面条,滚锅翻腾;一家团圆,其乐融融。的确,上学不在意;吃不完的馍,随手一扔;插队切身感悟,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
       老磨坊声声入耳。听的久了,看的多了,多少从中悟出点什么。凡人总要历经苦难之磨砺,每一次痛苦仅是一些擦痕,如同磨坊里那坑坑洼洼的磨道,再苦再难再艰辛,也得载着梦想可着劲旋转,那旋转的老磨坊,痴望为农家儿女碾平岁月的苦旅,碾碎生活的磕绊,奔向幸福美好的明天……
3

鲜花
1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4 人)

技术支持:信动互联(北京)科技有限公司|中国知青网 ( 京ICP备12025178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25847号 )

GMT+8, 2020-8-13 01:33 , Processed in 0.170010 second(s), 26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