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知青网

 找回密码
 会员注册
搜索
热搜: 知青 活动
中国知青网 门户 知青岁月 查看内容

哦!挺拔青春的杨树林

2020-2-14 18:37| 发布者: 安宁檬| 查看: 93| 评论: 0|原作者: 张翟西滨

摘要: 哦!挺拔青春的杨树林□张翟西滨 1978年冬,本文作者(后排左)与插队舍友董小平(前排左)、5小队知青陈中奎(后排右)、邻村新庄大队知青(前排右,姓名遗忘),摄于市区北大街照相馆。 一晃40年,2017年3月14日 ...
哦!挺拔青春的杨树林
□张翟西滨
插队1.png
     1978年冬,本文作者(后排左)与插队舍友董小平(前排左)、5小队知青陈中奎(后排右)、邻村新庄大队知青(前排右,姓名遗忘),摄于市区北大街照相馆。
图片4.png
     一晃40年,2017年3月14日,知友董小平(左)、陈中奎(中)、笔者(右)摄于南贺村知友仲春联谊会上。
       “人生坎坷千万种,一个熬字万事消。”回眸知青岁月,用当年一些知青的俗话,若一个字那就是“熬”;若两个字那就是“苦熬”;终七终八,终究(九)会“媳妇熬成婆”。
       我熬到插队第四年忒郁闷,市上传来招工讯息:只要报名,就可返城。不过,与往年不同的是大集体单位,而不是国营企业。当年人们看重大企业,觉得气势恢宏、名声好听,且能学到技术。对此,不少知青有怨言:“下乡几年进大集体,太亏了。”因而,“走与留?”之人生选题困扰着每个知青。我也觉得亏,一直未报名。
       那次招工大队“呼啦啦”走了30多人,我们小队仅剩我和一名新插队的男知青。面对空空荡荡、冷冷清清的知青院,百感交集、夜不能寐,扪心自问:“莫非要在农村待一辈子?”那时,队上有位社员给我提亲,被我婉言谢绝。最令我不安的是,社会上传言“这回招工是大集体,下回招工是社办的”等诸多说法,愈想愈觉自己像一只迷途的羔羊,不知所措,迷失方向。
       夜晚,躺在床上,辗转反侧,难以入眠,眼前不时浮现出下乡那会,敲锣打鼓,红旗招展的欢送场景,早已被枯燥单调、寂寞难耐的日子所取代,面对战天斗地、土里刨食的艰难岁月,我不得不想,何时是个头啊!在那激情燃烧的岁月,从广播报纸中亦耳闻目睹一些知青,信誓旦旦“扎根农村一辈子”,当然,人各有志,岂敢妄言。我借诗消愁解闷:“吃着粗茶淡饭,心想城市肉面;手握锄把下地,心想工厂机器。”不过,还是有不少知青饥不择食,放下身段,迫不及待返了城。
       每次回城里的家,当母亲告知:谁谁招工了。我内心好似倒了五味瓶,“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整日苦闷、彷徨、忧伤……有时,背过家人,黯然神伤;街坊邻居见了也会关切地询问:“招工回城了吗?”“分配到哪了?”我难以应对,吱吱唔唔,无地自容。那会儿只要回家,几乎很少抛头露面,怕见人,更怕见熟人。
       那年,一部国产故事片《小花》刚上映,里面一首凄婉、抒情的插曲“妹妹找哥泪花流”,深深打动了我。为了纾解自己的苦闷、彷徨,我以知青的视角将歌名改为“知青插队几春秋”,曲调不变、重新填词,自吟自唱、聊以自慰,原稿早已不知去向,但前一段填词仍记忆犹新:
       “风华正茂十八九,
       上山下乡壮志酬;
       花开花落添忧愁,
       知青插队几春秋?
       啊!知青插队几春秋?”
       纯属我的真情流露,但又不敢高声哼唱,毕竟新词有些消沉、哀怨,只好独自在家吟唱,使心中的一切烦恼忧愁得以宣泄、排解和释放……
插队3.jpg
首篇拙诗发表1979年第3期《咸阳文艺》,时年21岁。
       一天,在家憋得郁闷,我肩挎印有“红军不怕远征难”的黄书包,独自骑自行车躲到城东金家庄(现古渡公园)的渭河滩埋头读书,远离人群。早年那里是绿化苗圃,有一片宛若胳膊粗的杨树林,鸟语花香、绿树成荫,静谧安详、景色宜人,近前渭水波光粼粼,奔流不息,渴望能将我的郁闷顺水冲走;远处渭河桥上不时驶过一列火车,期盼能将我的梦想捎向远方。偶尔,树梢落有不知名的雀儿,举目霎那间,我犹如雀儿、看来看去,两眼迷离、心绪难平,大有“秋风萧萧叶满地,知青为愁归无期”。随后,好长一段时间,只要回家,我都会钻到那片杨树林的深处,独自学习,打发落寞。几近疯狂写诗歌、散文、曲艺等文艺习作,一来填充精神空虚;二来频频向报刊投稿。当年,偌大的咸阳城仅有市群艺馆编辑出版的文学内刊《新作》,贫气的连个封面也没得,还有市文联创办的文学季刊《咸阳文艺》。一天,我在村上突然收到一期《咸阳文艺》(1979年第3期杂志),我写的小诗“约会”赫然刊登其中,那是我平生首次由钢笔字变成铅字,喜不胜喜;不久,1980年第一期《咸阳文艺》又编发了我的拙诗“你,应该不?”喜事连连。那时,每发一篇习作,我会火速返城,第一时间拿给父母看,分享我的喜悦和快慰。当然,我也会情不自禁跑到那片杨树林,伸展双臂,尽情释放,让快乐驱散久积心中的郁闷和阴霾……
插队4.jpg
插队期间,拙诗发表1980年第1期《咸阳文艺》。
       人生原本这般模样,年华似水,岁月蹉跎,散落一地记忆的斑驳,兜兜转转间,苍老了时光,也消瘦了容颜。哦,我忘不了那片聊以自慰,挺拔青春的杨树林!

4

鲜花
3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7 人)

技术支持:信动互联(北京)科技有限公司|中国知青网 ( 京ICP备12025178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25847号 )

GMT+8, 2020-4-6 08:03 , Processed in 0.158009 second(s), 28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