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知青网

 找回密码
 会员注册
搜索
热搜: 知青 活动
中国知青网 门户 知青岁月 查看内容

想起一个人 □张翟西滨

2020-2-24 08:55| 发布者: 安宁檬| 查看: 65| 评论: 0|原作者: 张翟西滨

摘要: 想起一个人□张翟西滨 回忆是生命的美丽,也是人生的幸福。不管回忆是否忧伤,是否快乐,但都是我们知青岁月的回忆。我们可以自豪而骄傲的说:这些回忆是我们终生受之不尽的经历和学历。当然也是一笔私有典藏和财 ...
想起一个人
□张翟西滨
拉粪图.JPEG
       回忆是生命的美丽,也是人生的幸福。不管回忆是否忧伤,是否快乐,但都是我们知青岁月的回忆。我们可以自豪而骄傲的说:这些回忆是我们终生受之不尽的经历和学历。当然也是一笔私有典藏和财富。是与众不同的,是属于自己的。我常常想起知青岁月某件事、某句话或某个人,禁不住会突然笑出声来,这个人,便是当年的“二队长”李老汉。
       那时,我小队有百户人家,三四百口人,“出工一条龙,干活一窝蜂”是当时大集体劳动的真实缩影。我们小队拥有一排知青院,并未有院墙,只是四间简陋的土坯房,男女知青各为两间,最大之便利,每当出工钟声敲响,出工人流必经我们知青点,队长肩扛锄头走在前头并重复吆喝着:“到地里锄草咧!”凡是队长拿啥农具,我们知青就拿啥,不必多问,一目了然。记得那年开春,日上三竿,左等右候,未闻出工钟声响,不少社员立在路中央冲着钟的方向眺望,外队社员“一溜烟”出了工,可我们就是难觅队长的身影。莫非家里有事?还是外出了?正纳闷,有的社员猜道:“得是队长撂挑子不干咧!”一传十,十传百,果不其然被社员言中。
       俗语说得好,一年之际在于春。春耕时节,时不待人。我首次遇到此事,朦朦胧胧,一头雾水。比我早一年插队的知青倒不以为然,已经开始收拾行囊准备返城,我也觉得这是不错的选择,小队几位知青齐刷刷返了城。约莫一周同队知青相互打听,好像队上还没有出工的迹象,在家待着吧,周围邻居见面,总会寒暄一句“没回队?”似乎话里有话,内心犹如倒了五味瓶,“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在家又待了两天,我独自归队,但出工的钟声,依旧未敲响。那时,队上年龄相仿的人,闲来无事都爱到知青点谝闲传,一是,无事可干,打发寂寞;二是,总爱打探城里的新鲜事。也正是相互闲聊,我才弄清:农村管理体制是公社、生产大队、生产队“三级所有,队为基础”,生产队是最基本的核算单位。能当生产队长的人,多半是“出身好、威望高、信得过”、能任劳任怨且有丰富农业生产经验的人,一个百户人家的生产队大事小情都得管,因此队长是队里的“一把手”、“土皇帝”,既是地道的“老娘舅”,也是十足的“受气筒”。队长撂挑子,在当时的农村司空见惯,见怪不怪。据说,有的队一年像“走马灯”似的换了几茬队长。
       又是一个黎明,“噹—噹—噹—”熟悉的钟声将我从酣睡中惊醒,我揉揉惺忪的眼,侧耳倾听,“嗯”就是我队出工的钟声,我立马爬起,简单洗漱,到外面一瞧,原来走在队伍最前头的是我们知青点的邻居李老汉,只见他边走边喊:“拉上架子车、带上铁锨,到饲养室拉粪喽!”一声高过一声,声声含糊不清。难道他继任了队长,我纳了闷。其实,李老汉我颇熟知,远亲不如近邻嘛。50来岁,中年丧妻,膝下一女,相貌平平,口齿不清,他比我们年长许多。平时,我们总爱和他开玩笑,你若尊称大名,他面无表情、点头而过,倘若唤出小名,他喜滋滋的、乐不可支,有时我不免暗想:“得是,这人脑子有毛病。”不知啥原因,导致腿有残疾,走起路来,一颠一跛,也正是腿脚不利落,他几乎常年在队上饲养室,干垫圈、起圈和囤积土粪的事。不容多虑,我肩扛锨随大流一起来到队上的饲养室,嗬!土粪堆得像座山,搭眼一看就晓得好久未清运了,大家攒足了劲,刨的刨、装的装,干的很卖力。春耕时节,麦子泛绿刚起身。这节气,给麦地追肥就显得尤为重要。当时,根据从饲养室到地里的距离来断定“趟趟活”,一般每晌拉粪要跑五六趟,完成定额即可收工。
       农谚说,人哄地皮,地哄肚皮。事后,我得知,缘自饲养室的土粪囤积,他看不过眼,才自告奋勇敲响队上出工的钟声,用社员的话说,有点“带二”。扪心自问,令我肃然起敬。随后,在“二队长”的带领下,大伙儿整整干了多半月,硬是把饲养室的“粪堆”给推平咧、拉完咧。由此,“二队长”的美名在大队传开了,念及本人身体状况,代理了一段小队长职责后,直至我队选举产生出新的生产队长……
       往事如烟。至今回味,祖祖辈辈“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身上,无不蕴含着闪光点。真应了一句俗语: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

2

鲜花
2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4 人)

技术支持:信动互联(北京)科技有限公司|中国知青网 ( 京ICP备12025178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25847号 )

GMT+8, 2020-4-6 07:39 , Processed in 0.155009 second(s), 28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