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知青网

 找回密码
 会员注册
搜索
热搜: 知青 活动
中国知青网 门户 知青牵手 查看内容

又见老蔡——兵团记忆

2020-3-3 10:16| 发布者: 安宁檬| 查看: 46| 评论: 0|原作者: 雷午寨主

摘要: 又见老蔡 ——兵团记忆 去年夏天,由于是下乡五十周年,回了一趟“第二故乡”——瑞丽。以前,几次回去都是带着“任务”的,这次是自由自在的回去,以补几次回去没呆尽兴遗憾。 我为了怕在昆明久呆,到昆明没告诉 ...
又见老蔡

——兵团记忆

    去年夏天,由于是下乡五十周年,回了一趟“第二故乡”——瑞丽。以前,几次回去都是带着“任务”的,这次是自由自在的回去,以补几次回去没呆尽兴遗憾。
    我为了怕在昆明久呆,到昆明没告诉任何人,只是用了两天时间,将房屋打扫了一下,办理好水电、煤气、电视网络,就匆匆上路了。妻妹与妹夫正好要去,我们就一路开车前往。路上我与妹夫轮换着开,也不累,一天就到了瑞丽。
    ……
    老蔡,大名叫蔡培忠,河南人,我在兵团时,他任职“生产参谋”,其实,他是57年转业,原来“文革”前,是分场的生产科长,转业前,在部队是个排长。
原来,我在兵团时,与他来往不多,但由于都是北方人,关系还是挺好的。那时,只知道他是“解放兵”,不管在“国军”还是“解放军”里都是扛机关枪的。可能是因为身材魁梧吧。
    我与他的交集,是兵团时期,我负责报道、他负责生产,而教导员又是喜欢经常在连队里转的,“坐不住”的人,而我也是不愿意一天到晚坐在办公室里,干脆我就陪着老头整年在连队里转悠,老蔡也整天各个连队跑,橡胶、水稻都要盯着。这样,有时候我们就会碰到一起,一路走上个三五天,我和教导员一起,老蔡和技术员一起,走到哪里,就住在那里。
    记得是1973年旱季,我们一起去了九连,那是距离营部最远的连队,平时走上去要一个半小时,那天,我们一行人边转边看,到了连队已经是中午了。连里食堂赶紧准备饭,我们就坐在厨房外面的大棚里,一边聊天,一边等着,厨师可能没准备我们的饭菜,赶紧劈柴、烧火、择菜,我们正聊着天,我感觉一个东西从我屁股旁边擦过去,就听得坐在我旁边的老蔡“哎呦”了一声,我转头一看,只见他的裤子上冒出一股鲜血,他赶紧捂着屁股,说“坏了!”,我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见他赶紧跟连长说:“快喊卫生员来!我受伤了。”连长也吓坏了,赶紧起身,喊了卫生员的名字,一回儿,卫生员就背着药箱跑来了。等剪开老蔡的裤子一看,他的屁股上被打开了一个洞,血就从洞里往外涌。卫生员赶紧让他吃了一粒云南白药的“保险子”就开始给他缝合,不几下伤口就缝上了,又倒了一瓶白药糊在伤口上,这才把血止住。大家松了口气,我就感觉我的屁股好像漏风了一样,感到一丝丝的凉气,用手一摸,我的裤子通了两个洞,位置正好在劈柴的人与老蔡屁股之间。原来,劈柴的人用大锤和楔子在破柴,木头太硬锤子把楔子打的绽出了一片铁片,穿过我的裤子,打在老蔡的屁股上。“亏得我瘦,不然受伤的就是我了!”我心里庆幸着。大家看了我裤子的破洞,知道了受伤的缘由,那劈柴的人也是吓得不轻,赶紧忙不迭的走过来道歉。结果,老蔡和技术员也没顾得上吃饭,赶紧就喊上牛车回营部卫生所去取那个“弹片”。
    后来,老蔡告诉我当了十年兵,打过日本人、打过内战、打过美国人,从没受过伤,这次真是太倒霉了。
    不说历史了。
    这次在瑞丽,得知老蔡好早就调到分局(以前的师部),现在住在芒市农垦局分的房子里,过得挺好的。我想,怪不得几次回来都没见到他。于是,我们从瑞丽回来的路上,就决定到芒市去他家去看望。
得知我们要去看他,蔡姑娘(老蔡的女儿)提前从瑞丽赶到芒市,告诉老蔡我们要去看他。
    我们按照蔡姑娘的地址,导航到了老蔡的家,没想到,九十五岁的老蔡,一点儿也不见老,精神矍铄,说话底气很足。见了我之后,马上叫出了我和妻的名字,还怪我说:“我知道你来了五六次,就是不想着来看我。”我连忙告诉他,几次来,都是身不由己,来去匆匆,好多人都是这次才见到,妻也如此这番解释着。妻是第一批割胶工,老蔡也是认识的。这样,老人家才消了气,说到:“今天不准走,就住在家里!”我们又赶紧告诉他,已经住在酒店了,不给他添麻烦,又惹得他怪了我们好久。我和他谈起了往事,没想到他好多事都记得清清楚楚,就是屁股受伤一事,他还耿耿于怀,“我当了那么多年兵都没受过伤,结果第一次受伤就被你看到了!”我就笑着跟他说,那时候,我多瘦啊!要是现在,那片铁片就打在我屁股上了!说的大家都是一片笑声。是啊!当时我才108斤,不似现在的158斤。年岁不饶人,五十年过去了,我也是七十岁的人了。
    老蔡一家,大的两个孩子都留在了瑞丽,他调到芒市时,蔡军、蔡蕾一家参加工作了,后面两个就跟着来到了芒市,现在都过得挺好,孙子辈儿的两个在西安,一个读本科、一个读研究生,还有两个在昆明读本科。说着说着,他拿出“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纪念章”拿出来给我看,告诉我,他在“国军”里打日本的经历,现在已经得到了承认,德宏州正式给他颁发了这个奖章。“以前一直说我是国民党,现在,我也是英雄了。前几年还让我写申请,加入共产党呐。”确实,在过去,由于历史造成的原因,他一直没有入党,这在他的心里是一个沉重的负担,好在,现在一切都过去了。他问起当年营部的北京知青,我一个一个告诉他,我所知道的消息,他说,就是因为调到芒市,回来的知青,没有几个来看他的。我连忙告诉他,临来时知道我要去芒市,托我向他问好的同学的名字。他连忙告诉我,一定要替他问大家好。我们聊了一下午,他喊上家里所有人,陪着我们吃了一顿芒市的正宗傣家饭。除了在外上学和陪读的,一家人都到了。看着精气神十足的老蔡,看着过去还教过、抱过的他的孩子、孙子。我心里感到十分欣慰。
    五十年,一瞬间,人离远,心相连。迢迢万里千重山,情思缕缕意不断。第二故乡,此辈梦难圆。
                                         ——2020.02.24

2

鲜花
2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4 人)

技术支持:信动互联(北京)科技有限公司|中国知青网 ( 京ICP备12025178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25847号 )

GMT+8, 2020-4-5 15:30 , Processed in 0.154009 second(s), 25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