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知青网

 找回密码
 会员注册
搜索
热搜: 知青 活动
中国知青网 门户 知青岁月 查看内容

散文 在那梨花盛开的山村

2020-7-4 14:36| 发布者: 安宁檬| 查看: 81| 评论: 0|原作者: 游遍大好河山

摘要: *在那梨花盛开的山村* ( 闲来无事,写下此文,回忆往事。试图通过见闻感怀对故乡的思念,表达作者热爱生活 崇尚进步的心理 ) 鲁政学 博荣山脚下就是我的家乡。 清晨,伴随着金色的朝霞一轮红日徐徐 ...
     
       *在那梨花盛开的山村*

( 闲来无事,写下此文,回忆往事。试图通过见闻感怀对故乡的思念,表达作者热爱生活 崇尚进步的心理 )

                   鲁政学
   
       博荣山脚下就是我的家乡。
       清晨,伴随着金色的朝霞一轮红日徐徐升起,人们便开始了一天的生活。按照昨天晚上计划,今天我们几个老同学要去博荣山走走。欣赏一下正在盛开的梨花。
        吃完早饭我们草草整装乘车出发了。
       通往博荣山油路两边高高的楊树郁郁葱葱,英姿萧洒。隔窗望去,那辽阔的原野上布满一排排整齐茂密的庄稼,恰如一片绿色的海洋。我们在车上指指点点,有说有笑。二十多华里的路很快就到了。
       来到我的故乡非常高兴,游子归家格外亲。车子缓缓进村,村里很清静。整洁的村路上没有车,路边的楊树微微闪动。新建的砖瓦房错落有致,幽雅醒目。有的人家院内的梨树缀满梨花,洁白秀美。我们决定先到博荣山下小屯看看那棵老榆树还在不在。果然还在。这棵老榆树大概有几百年的历史了,风风雨雨,几经沧桑,依然是粗壮挺拔,那伞状的大树冠,依旧是婆娑盖顶。村里人讲这是一棵保佑村子太平的神树,逢年过节总有人来祭典。停车,我们站在树前拍照,观望。我不禁吟七绝一首:
古树幽幽岁月苍,
潇潇風雨奠吉祥。
心如止水兴衰静,
不与青松论短长。
       这时早已等候迎接的老同学楊兴夫妇走过来,我们一一拥抱,喜出望外。楊兴说:  “欢迎老同学回故乡游览!    我们先去博荣渡口看看,后上山"  。
      我们一边议论,一边走在通往博荣渡口的路上。远远望见一条长龙似的新水坝由北向南横贯村西头山脚下,直通诺敏河南岸汉古尔河镇地房子村。好威风啊! 老楊告诉大家这是新建成的一条引水坝,准备从尼尔基水库引嫩江水灌溉农田并大规模开发水稻田。这项工程正在运作。
       当我们来到渡口大桥时已近中午。老楊介绍说:  “这座大桥是改革开放以后修建的,方便了两岸群众生活”。大桥的南桥头边绿草如茵,流水淙淙。我们坐在草地上谈笑风声,谈起了学校生活,下乡劳动,谈起了农村今昔变化对比,谈起了农民美好前景,大家都感到无比幸福。分别在草地上大桥上留影。
        吃过午饭,我们在大桥上向北望去,博荣山颇有几分气势。博荣山是座落在嫩江和诺敏河向南流淌的汇河口处,远看山不高也不大,山尖上云雾缭绕,朦朦胧胧。因山周围都是平平坦坦的原野,博荣山显得很突出。西边山根下诺敏河水源源不断,由北向南日夜冲刷着山崖。河的西岸是一片湿地。诺敏河顺着山头绕到山东面向北转了个弯后向东南流入嫩江。北侧岸上留下一片平缓的土地,这就是嫩江西岸平原的一部分。我的家乡东博荣村就在这里。山头是博荣渡口,即西博荣村。据老人讲,水流九道弯环出宰相。很早以前这里曾出现过王爷。不知是真是假。不过从地理形势看山环水绕道是很贴切,村庄依山傍水很美丽。我的朋友赵常捷有诗赞道:   “碧水曲迴绕其前,钓叟浣女,沙鸥水禽,怡然自趣; 青山叠翠厝其右,花木繁茂,山鸟格磔,宛如画屏"。 显然, 这里是一幅水墨丹青画。
       博荣山上树的种类很多,用当地人俗语来说,有梨树,山丁子树,臭李子树,山里红树,槐树,榛柴,玻力棵,杏树,苕条等,野生植物如山百合,芍药,苍茱,小根蒜,明叶菜,柳蒿芽,艾蒿,蒲草,江葱等不计其数。每年五月中旬后,山上各种树木的花次第开放,杏花、山丁子花、臭李子花、山里红花竞相比美。行人走在山路中,如在仙宫里,一团香气扑鼻,那才是百花看不尽,香意闻不完!  绚烂多彩,美不胜收。 其中梨花最俏,约在五月末到六月初开放。微风吹来,象雪花,象棉花,象白云,又象仙女下凡飘落山间。宋代词人陆游的   "粉淡清香自一家,未容桃李占年华”  诗句,肯定了梨花的地位。雨中梨花别有一番情趣,细雨轻洒在梨花瓣上颤颤巍巍,如细珠滚玉。大诗人白居易有  “梨花一枝春带雨”, 美不可言。月夜下梨花,更是妙不可言。宋词人杨基在《菩萨蛮》中写道  “水晶帘外娟娟月,梨花枝上层层雪",写尽了梨花初带夜月的美景。贺铸也有  "三更月,中庭恰照梨花月"。 给人以清透姣羞的美感。大诗人李白的  ”梨花白雪香"  则是登峰造极之笔!  
       当我们顺着穿山道来到山顶上时日已西斜。有几片白云飘来,带来了几丝凉意。我们一边交谈一边赏花看景,不知不觉来到山顶最高处的凉亭。坐下休息一下吧。老杨告诉大家,这个小亭子是前几年建的,那时准备把博荣山建成植物园。后来不知为什么没有建。
        休息时,小风习习。我讲起了在生产队时经历的一件事:
        那是上个世纪,一九六九年的夏天,我在农村生产队劳动。一夭,我被派到当时兴仁乡哈力浅村附近的鸽子山放马。那时生产队的马是农民生产生活的主要畜力,拉车、梨地不能缺。马不吃夜草不肥,所以要有专人放夜马。放马在生产队里是轻悄活儿,也很受群众重视,我被派上这活儿说明大伙对我很信任,感到很自豪。生产队在哈力浅鸽子山打石头要运回东博荣。这天夜里皓月当空,我赶着十几匹马来到鸽子山河西大草甸子上,这里菅草长得好。那时晚上放马是一个人,我很害怕。这里常有狼叫。我就选好一个地方,在一棵小树下拴上我骑的马。躺下来望星空,心想要是狼来了马先有动静。开始还能听到马吃草的刷刷声,后来不知不觉就睡着了。那时候小青年睡觉很死,一觉醒来大天是亮。我起身一看,不见一匹马,糟了,全丢了!  怎么办?  正在这时候,我的生产队长张大耳朵。大耳朵是绰号,当地人叫他外号。这张大耳朵是一名很好的队长,老党员。他慌慌张张走来,问我:  "马放哪儿去了?"   我回答不上来。这时又有一人跟着张大耳朵赶来。口里气昂昂地说:“张队长你们俩跟我看看去!”  当我们来到哈力浅四队的马圈一看,十几匹马都被关在那里。一交流才知道这些马在夜里跑到哈力浅四队的玉米地里 "啃青" 去了,被四队 "看青” 的人抓住赶到马圈里。这来的人是哈力浅四队李队长,他要罚款20元。这下子我傻 眼了。后来张队长跟他又交涉一通,罚了15元。我们生产队赔款。事情结束后,我跟张队长回到东博荣村。张队长狠批了我一通,并扣掉一天工分(12分)。从此,再不派我放马了。这件事至今想起来我仍感到很遗憾。
        大家听完后都哈哈大笑起来。
        休息后,我们乘車到楊兴家。在这个挺漂亮的砖瓦房大院里吃完了晚餐。大家议定,明年要月夜赏梨花。
        当我们返回尼尔基镇的时候,晚霞接走了红日。
   
       写于二O一九年八月。
3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3 人)

技术支持:信动互联(北京)科技有限公司|中国知青网 ( 京ICP备12025178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25847号 )

GMT+8, 2020-8-6 08:32 , Processed in 0.166009 second(s), 27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