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知青网

 找回密码
 会员注册
搜索
热搜: 知青 活动
中国知青网 门户 名家专栏 冰凌花 查看内容

兵团岁月之十一 恢复高考 圆梦大学

2020-7-19 14:42| 发布者: 冰凌花| 查看: 54| 评论: 0|原作者: 冰凌花|来自: 冰凌花专辑

摘要: 43年后的今天,我们那一代人的大学梦已经成为家喻户晓的平常事,现在考大学已经不是什么梦想,我的学生个个能上大学,只是一二本的区别而已。在我的小辈里,个个都是本科生,我家里还有了名校的硕士和博士。但是我常 ...
兵团岁月之十一         
                         恢复高考 圆梦大学


        上世纪70年代末,宛如一声春雷震撼着华夏大地,废弃了十几年的高考招生制度又重新恢复了,我还没有等到被推荐读工农兵大学,1977年就恢复了高考,我很高兴,也很兴奋。但是好事多磨,由于当时兵团师资极其匮乏,教师都去参加高考可能会导致学校工作无法正常进行。兵团为了稳定教师队伍,不让教师参加当年的高考。第二年,经过多方面的争取我才得以参加高考的机会,还签订了只能报考本省大学和大学毕业后仍回校服务的协定。允许我们参加高考的时候,真是欣喜若狂,终于要圆我大学梦了。关闭了10年之久的高考考场终于重新打开了大门。数百万考生走进了考场,甚至有不少是父子、母女、兄弟、姐妹、师生同进一个考场。对于当年参加过高考的人来说,经历特殊,机会难得,倍加珍惜。
       当年我顺利进入黑大中文系,第二年文远按照当时的知青政策回到了北京,他临行前,托人把他心爱的小提琴送给了我,来人说,自从我离开连队,他就没有再拉过琴,他把最独特最有魅力的旋律都留给了我们美好的回忆,说他再也拉不出那么美的旋律了。
        世上最纯、最真、最浓之情,莫过于同学之情了。我们这些来自五湖四海的同学为了一个共同的革命目标——为中华崛起而读书走到一起来了。
        刚一入学,我和兰竹、海燕就被编入到了中文系3班,那时学生的年龄相差很大,形成了一种怪异的现象。兰竹已经参加工作10年,上大学之前已是小有名气的编辑,发表过不少文学作品;我上大学之前是个中学语文教师,非常热爱文学,也曾在报刊上发表过一些豆腐块文章;海燕是应届毕业生,上中学时她是语文课代表,她的作文常被老师当作范文来讲评。就这样彼此志趣相同的三个热爱文学的青年自然而然地走到了一起,理所当然还成了最好的朋友。因为兰竹比我大五岁,我又比海燕大五岁,我们三人的年龄形成了等差数列,我们三人之间的亲密交往被同学戏称为“忘年之交”。
       三人行,必有我师焉。在共同的学习生活之中也出现了一种有趣的现象:兰竹称海燕为小屁孩,海燕称兰竹为老夫子,她们只有对我才以姐妹相称。兰竹常以二妹呼我,而海燕则以二姐唤我。每天早晨,兰竹总是第一个起床,她叫醒我,我再叫醒海燕,然后我们三人一起去晨炼、早读,我和兰竹上大学之前都未学过外语,所以学英语我们得从ABC开始,而海燕在中学英语就学得很棒,顺理成章的就成了我们的业余辅导老师,那时大学老师是以每节课讲授四课内容的速度给我们讲课,除了应届毕业生,我们这些门外汉哪儿接受的了,所以我们只能恶补,每天早晨是海燕最得意的时候,她俨然一位严师,随时纠正我俩错误的发音,有时还严厉斥责我们,我毕竟比兰竹年轻,记忆力也好些,海燕纠正一两次,我就记住了,英语学习进步很快,常得到海燕的表扬,海燕在表扬我的同时还总不忘对比着批评兰竹,弄得我脸上都挂不住了,可兰竹还是像个虚心的小学生似的俯首听命。
       在求学的道路上,唯有学习,不断地学习,勤奋地学习,有创造性地学习,才能越重山跨峻岭。每周一的古代汉语课是我们最为头疼的课,因为我们的古汉语知识有限,所以学起来有些费劲,但是这门功课又是我们的专业课,必须学好。很佩服给我们上课的崔重庆老师,他是著名的古汉语学家王力的得意门生。他上课从来不用讲义,更不拿课本,每当给我们上课,他就会说翻到课本第几页,然后他就开始板书,古文他可以一字不落的书写在黑板上,然后逐字逐句的讲解,其古汉语的功底之深可略见一斑。每周三上午的文学概论课是兰竹最活跃、也最显青春活力的时候,老师在联系文学作品进行文学批评、文学鉴赏时,总是邀请兰竹来发表高见,那时的兰竹像是换了一个人,眼睛发光,炯炯有神。她眉飞色舞、神采飞扬,一开口便威震四方,特别是她在写作实际中的切身体会更有说服力,让海燕那些从中学走到大学的小孩们目瞪口呆,其结果是赢得一阵又一阵的热烈的掌声。每周四上午的外国文学课是我最喜欢的课,教外国文学的周艾若老师是著名的革命家文学家周扬的儿子,他真不愧为文学巨匠的后代,他的课上得精彩绝伦,常常让我沉浸在外国文学的海洋里而不能自拔,因为父母是知识分子,我小时候就读过一些外国名著,但是只是看看而已,从来没有具体分析过。老师的精彩分析,让我沉醉其中,以至于下课了,我脑海里还是文学作品之中的人物场景,不能忘怀。
        如果把生活比喻为创作的意境,那么阅读就像阳光。每周五下午的写作课是我们三人的最爱,教我们写作课的是李人敬老师,他是著名的革命家李立三的儿子,他曾在前苏联留过学,同时也在黑大教俄语。他强调文字与感情的关系,文字的增减直接影响思想感情的表达,写作要有咬文嚼字的精神,要有一字不肯放松的劲头。他这些教诲让我收益至今。
       中午买饭时,是海燕表现最积极的时候,一下课她就像箭一样直射食堂,她排队总在前几个,等我拿好碗碟送到她手上时,正好轮到我们买饭,吃完饭,通常是兰竹洗碗,她常戏称自己是老妈子,伺候小姐。每天晚上的自习课,通常是我们姐妹三人写文学笔记的时候,我们将一天之内的所见、所闻、所思、所感,用文学的笔调记叙下来,写完之后,我们三人交换了看,然后互相提出修改意见,有时三人争得面红耳赤,有时三人的见解又是何其相似,那段学习生活真让我们受益匪浅。
       就寝前,通常是我去打水,洗漱后,我们还要议论一下当天的课程内容,大家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抓紧时间好好学习,没有空闲去浪漫,我们要像海绵一样吸收有用的知识,时刻准备拼搏。
       43年后的今天,我们那一代人的大学梦已经成为家喻户晓的平常事,现在考大学已经不是什么梦想,我的学生个个能上大学,只是一二本的区别而已。在我的小辈里,个个都是本科生,我家里还有了名校的硕士和博士。但是我常常想他们真的热爱学习吗?他们像我们那样拼搏过吗?

7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7 人)

技术支持:信动互联(北京)科技有限公司|中国知青网 ( 京ICP备12025178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25847号 )

GMT+8, 2020-8-6 09:19 , Processed in 0.070004 second(s), 19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