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知青网

 找回密码
 会员注册
搜索
热搜: 知青 活动
中国知青网 门户 知青牵手 查看内容

难忘那条红色的河(2)

2020-7-31 11:11| 发布者: 安宁檬| 查看: 33| 评论: 0|原作者: 单光武

摘要: 天刚蒙蒙亮,指挥部命令开炮,12发炮弹急速射向敌阵。随后,传来嘉奖,这群炮弹击中了一个汽油库(烧了好几天),全连士气大振。战斗间隙,各班、排迅速开挖猫耳洞和掩体……我连阵地在炮群最前沿,离“敌阵”大约十 ...
天刚蒙蒙亮,指挥部命令开炮,12发炮弹急速射向敌阵。随后,传来嘉奖,这群炮弹击中了一个汽油库(烧了好几天),全连士气大振。战斗间隙,各班、排迅速开挖猫耳洞和掩体……
我连阵地在炮群最前沿,离“敌阵”大约十几公里,当时战事正酣,部队勇猛穿插推进。炮群阵地两翼没有保障部队。此刻,我真正体会到了战场状态:一是什么情况都会发生;二是部队各自去完成上级下达的任务,按命令行事,协同是在上级指挥下的协同;三是命令如山倒,绝不允许违纪抗命的事发生。
我们连几乎是单独钉在阵地上,右边公路上军车穿梭前进,不时有救护车拉回伤员。
白天还好,一到晚上,枪炮声一阵紧似一阵,山地一片黑暗,一点光亮都没有,最怕敌人乘夜色偷袭……,蚊虫叮咬人又疼又痒,真是难受。各班在战斗间隙挥镐舞铲挖猫耳洞,洞内容纳3-4人,上边用树枝搭盖棚子,棚子上用厚土压实,棚盖覆盖物越厚,炮弹愈不易炸伤人,然后用壕沟把各猫耳洞串联起来。防护工事做得好,减少战时伤亡。
阵地上是一片菠萝地,天气阴雨连绵,地表湿露露的。为保存自己,消灭敌人,一定要做好自我防护。我和文书的掩体在连长指挥位置前边,炮位的后边,正好是中间位置。夜幕降临,我和文书在洞内,一下睡了,一下又被蚊虫叮醒。文书找来炮弹箱隔板,点燃驱蚊。因为是在地窖式猫耳洞,火光不会被敌人发现。蚊子是赶走了,但人也吸饱了烟雾……。
每到夜晚,我带着文书审哨查岗,不时到各班提醒大家别睡沉了,叮嘱潜伏哨提高警觉。几天下来,摸清了敌情规律,晚上十点以后,狗叫声由远而近,那是躲在深山里的人下山了,或是侦探,或是老百姓下山找吃的。
凌晨三四点钟,狗叫声由近及远,下山的人又上山了……
战士们说,战争搞得民不聊生。活该!谁让他们的主子恩将仇报呢?战斗间隙,我去周边勘察敌情,亲眼见越南老百姓家家都有地窖,战斗打响前铺盖都没来得及带,逃之夭夭。鸡鸭牲畜遍地躲藏,家猪成了野猪,有时还捡到一窝窝鸡蛋呢!
自打出境作战,团政治处主任郭志强来阵地慰问,检查工作,连党支部趁机向团党委递交保证书,争取火线立功;二营营长朱明湘到阵地看望;后勤处副处长周化流和装备股长朱舜彪到阵地送来一车车炮弹,又把打完的炮弹箱和弹药筒装车拉回。3月1日,二班的那门炮注退液渗漏,团军械股黎自平率修理组夜间赶来修炮,保证了火炮不间断射击。而在前沿阵地指挥所的师副政委张贵和团作训股长虞壬甲不断和我们保持联络。自开战以来,这些担负境外指挥保障任务的同志就随部队行动,其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精神令人感动!
三月二日是我连出国作战第四天。这天下午3点多钟,我正在炮阵地右后方约50米远的山沟里检查后勤保障情况,忽然阵地前方炮声,隆隆,砰!又听到头顶上炮弹啾啾……,尖叫声。不好,遭敌炮袭了。原来就常听老首长讲在阵地上听到扑啦啦声要就地卧倒,炮弹就将在你不远的地方爆炸!啾啾尖叫声是从头顶飞过去的炮弹,不用怕。没想到今天碰到了。亲身感受到炮弹轰炸和飞翔的声音,是人生难得的“趣事”。这次遭炮袭是这两种声音都有,千载难逢呀!
说时迟,那时快,我来不及多想,转身飞快往阵地上跑!炮在阵地在,人在炮不哑,要与阵地共存亡!
正往上跑,迎面碰到营部卫生员从阵地上下来,告知担架队人员“越南鬼子向阵地开炮了!”一个排的担架队员顿时忙碌起来!
我继续往上冲!团部担架队长王家祥医生边躲猫耳洞,边喊:“指导员,不要上去,快躲一下!”我像没听见一样,继续往上冲,心想:“此时不上,何时上?”关键时刻要与阵地共存亡。
我快步冲上炮阵地,指战员们全在猫耳洞隐蔽。当我和文书王光武快步冲到炮二班阵地上时,突然冲出来两名战士把我一挟,强行推进他们的猫耳洞,接着把我硬塞进了洞里边,然后各自用身体挡住了洞口。我有点慎怒地回眼一看,正是二班长王本杰和刘玉三两个山东兵。这生死瞬间使我感动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敌炮向我阵地足足打了30分钟。在我军友邻部队火力压制下敌炮停止射击。瞬时间,战士们像弹簧一样腾跃而起,在前指指挥下,一群炮弹倾泻而出,以高压之势还敌以颜色。顿时前方传来喜讯说打得好,敌阵地一片火海。
这次敌炮袭击,发现敌弹着点离我连炮阵地只有100来米,而且是直线群发弹,正是原“军指”确定的我连预设阵地的阳坡面。虞壬甲股长坚持更改炮阵地,才跳出了遭敌炮袭的“死亡圈”,险些全连覆没啦!这是实战中炮兵教科书值得记录的战例。但是,我们也看出来了,敌人突袭是有备而无力的,垂死挣扎突然地甩出一群炮弹,同志们说:当了多年炮兵,今天有幸尝到了遭遇别人炮袭的味道!
遭敌炮袭后一个多小时,师副政委张贵赶到阵地了解情况,并及时上报给军指挥部。六点多钟,十四军一副营长斜挎冲锋枪带着一个排的兵力来到我连阵地前沿,查勘了情况后,立即带兵冲向左面的山峦,两个小时后山上传出了狗叫声,随即一阵枪响过后,抬下了两个伤员。此后,再也没遭敌人炮袭。事后分析,阵地遭袭,是左面山上有人报告目标,经打击后再也没敢露面。
从战场态势看,我军已完全控制了红河右岸的整个战局,铺娄已成瓮中之鳖。
悲哀呀!这就是穷兵牍武的下场。
建制连出国作战,遭敌炮袭,这是建团历史上的首次,既光荣又难得。这时的全连官兵反而老炼多了,完全没有了出国时沉默不语的状态,连长一声号令,各班坚守到各自岗位。传送口令声音响亮干脆!此情此景,我心中激奋高兴,由衷感叹指战员们的英勇表现。
3月2日,雨天作战,二班瞄准手段朝品负伤,我当时正在炮位旁边,谁接任瞄准手呢?副指导员徐高原挺身而出,一步跨到瞄准镜前说:“我来!”他边瞄准边搬动炮栓,跟着指令迅速把炮弹一发接一发射向敌阵。“人在阵地在,人在炮不哑”!他那胖胖的身躯,似乎有着无穷的力量!当时的影像我至今没忘!
我感动了,我的好兄弟,好战友。有这样的干部,真是四连的钢筋骨架,拖不垮,打不烂啊!写血书上战场的徐高原实现了自己血的承诺!
3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3 人)

技术支持:信动互联(北京)科技有限公司|中国知青网 ( 京ICP备12025178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25847号 )

GMT+8, 2020-8-5 23:43 , Processed in 0.148008 second(s), 25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