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知青网

 找回密码
 会员注册
搜索
热搜: 知青 活动
中国知青网 门户 知青牵手 查看内容

难忘那条红色的河(1)

2020-7-31 11:12| 发布者: 安宁檬| 查看: 32| 评论: 0|原作者: 单光武

摘要: 难忘那条红色的河——炮五团四连出国作战纪实 单光武 45班 红河,从横断山脉急流而下,在云南河口与南溪河汇合后,流入越南境内,饱含中越人民的友谊,经河内奔向大海。裹着红色泥土的河水雄浑而湍急,时而咆哮,时 ...
难忘那条红色的河——
单光武 45班
红河,从横断山脉急流而下,在云南河口与南溪河汇合后,流入越南境内,饱含中越人民的友谊,经河内奔向大海。
裹着红色泥土的河水雄浑而湍急,时而咆哮,时而打着旋涡奔流勇进……
我想念这条曾与之相伴五年之久的红河,难以忘怀的往事不时地勾起我的回忆。
七十年代末为捍卫国家尊严和反对霸权主义的“中越边界自卫还击作战”早已成为历史,而亲历这场战争的我,一些往事却像激淌流过的红河水,难以磨灭深深的记忆。
1978年12月上旬,昆明军区传达了中央军委“自卫还击”命令。各参战部队开始作战斗动员,紧急投入战备工作。我到四连报到任指导员,可谓是临战受命。
四连,是一支有着光荣传统的连队。1947年7月,我解放大军在河南灵宝战役中缴获国民党部队四门榴弹炮。陈赓司令员指示成立了炮兵连,随即参加了运城战役,获“百发百中”称号。后从秦岭入川,又获“挺进西南模范连”称号。西南解放后,以炮四连等连队为基础成立了炮五团,归建炮四师。1953年入驻昆明。1961年为军委战备值班团,“文革”中担负昆明警备区值勤和战备值班任务。1975年5月赴云南开远“平叛”,受到昆明军区查玉升副司令员表扬。
团战前工作动员会12月14日召开。接手四连感到压力很大,同时又感到上级党委对我的信任。班子调整后,李福松同志任连长,人很稳重,军事技术不错。副连长是廖瑞祥,两个炮排长是李树亭和朱喜勇,管理排长赵佑忠。徐高原为副指导员,他正在军区步校培训,反复要求上前线,写了血书才让他临战出发!
班子可谓整齐精良,军政素质超群,连队有能啃硬骨头,担重任的光荣传统!我心里很充实,暗下决心,一定要在战斗中立新功!12月25日凌晨六点,全团分五个梯队向战区开进。隆隆的汽车马达轰鸣声中,战车拖着傲视苍穹的130m/m大炮迤鹂向战区挺进,剑锋直指中越边境!
12月的中越边境正值雨季,云南马关一带细雨纷飞,天色昏暗。部队行进在新开的泥石毛路上,硕大的红岩牌炮车拖着新装备的大炮缓缓行进,每台炮车加上火炮有21米长,车轮陷进泥中半个轮胎,每前进一米都非常困难。马关这截路足足爬行了3天,可见我们惩罚越南反动当局没有事前筹谋!无奈之举。
新中国成立以来,中越两国“同志加兄弟”,两国边民相互来往,攀亲联友,友谊源远流长,边界一派祥和景象。七十年代末,越南当局秉承某大国旨意,骚扰我边界,仇杀我边防军民,与昔日友好邻邦反目成仇,闹得我边境不得安宁。中国人民勒紧裤带“援越抗美”,瞬时间却成了“敌人”!
中越边境线的山林中,被越南当局驱赶回来的侨民一群一族随地搭建简陋的竹棚居住,无家可归。窘状十分悲惨,让人气愤!
更有甚者,越南反动当局充当某霸权主义大国帮凶,出兵侵略柬埔寨,妄图做南亚“霸主”,与“北极熊”南北呼应,是可忍,孰不可忍!
云南河口县的曼巴农场,山高林密,满目青翠,鸟鸣猿啼,热带雨林生态完好,离中越边境只有四公里。农场是建设兵团建制,边民是农场工人,又是边防民兵。每个人配发有**,出行、生产都背枪行动,这是70年代前我国军民边防守卫的独特景观。
农场的向阳山坡种植橡胶树,有不少支边的湖南移民散居边境线一带。我连炮阵地设在曼巴农场南面山地。前面是五连、六连阵地。
79年元月初,部队在集结地展开了战前训练。由于多年未实战了,指战员不免有轻敌走过场,仗打不起来的想法!
元月上旬前指布置了各部队的作战任务和作战地域。我连搬出民房,加紧构筑炮阵地和猫耳洞及战壕。全连指战员足足挖了一个多星期。火炮推进工事后,伪装网和地表平齐,只留出炮口俏伸洞外,真棒!一人深的战壕连通全连各炮位和指挥位置,“平时多流汗,战时少流血”落到了实处。
设置完炮阵地,指战员们的思想很快进入了现实。宣传教育和鼓动工作有力地发挥了作用,战士们按个自的岗位认真操练,士气非常高昂。一些战士用石子堆砌如“人在阵地在,人在炮不哑”,“保卫边疆,保卫祖国”,“严惩越南反动当局的霸权主义行径”等标语。其豪言壮语令人非常感动。只可惜当时宣传摄像工具短缺,这些动人的场景没有记录下来!
政治工作的深入进行,激发了指战员备战请缨的积极性,各班排纷纷向党支部递送请战书。我因势利导,深入班排做宣传鼓动工作。三班王跃进在水壶上刻写“自卫反击,战斗必胜”标语,我立刻现场讲演表扬,一时间,有的在皮带上书写,有的在炮弹箱上刻写,有的在军帽上书写,求战必胜的信心十足,大有一触即发之势!我想象有一天,要把这些写有标语的物件当作文物保存起来,激励后人。后来由于战事持久,人员变动大,这一想法未能传承。珍贵的战史文物没能集成展示。十分可惜。
1979年2月17日凌晨,期待着的“中越边境自卫还击战”打响了。部队以闪电般速度跨越红河。而在此之前的2月16日夜23点多,13军的侦察分队和小部分部队已经深潜过境,我炮兵侦察小组在杨永南副团长率领下也已随13军潜进。我炮兵群已做好“炮火准备”。17日零点刚过,13军111团攻占了104号地区141高地;14军成功抢渡红河。凌晨7时,全线开火!一时间火箭炮“万炮”齐发,爆炸声不绝于耳,打红了半边天。远处不断传来隆隆炮声……我连指战员坚守待命。炮弹已搬出弹箱,瞄准手已紧盯着瞄准镜,指挥员沉着地坚守岗位,只待一声令下。
当天晚上,前线指挥部发来通报,17日主攻部队(13军和14军)已突破越方边防沿线,沿红河两岸向纵深挺进。
我团“炮群”17日16时04分炮火射击开始。
第二天(18日)下午1时我连远程火炮开始发威,一班试射,随后按命令进行了断续点射、齐射,一发发重型炮弹精准射向敌人纵深,给先头部队十三军以有力支援!
期盼时日的战斗打响后,全连指战员既兴奋又紧张。我扯开了嗓门高喊:“同志们,为国立功的时候到了,争取为党和人民做出贡献……。”此情此景至今回忆起来仍激动不已!
130m/m加浓火炮,是新研制的重型火炮,当时昆明军区只装备了我团(战备值班团),山地射程达28公里,炮弹单发总重70多公斤,杀伤半径50米。由于炮弹少,只能用在关键时刻的关键战斗中。
2月18日起,四连每天执行着断续的射击任务,共发射炮弹100多发。有力支援了步兵作战。
1979年2月26日晚六时,上级通知我和连长到营阵地指挥所接受命令:你连立即撤出现在的阵地,晚九点前跨过红河,配属十四军参加“铺镂战斗”(铺镂是越南一个县)。出国作战!我和连长激动得向传达命令的李德美副团长敬礼:“保证完成任务”!
天依然是阴沉小雨,雾气迷漫……曼巴农场周边的山地丛林,原来飞鸟猿鸣,此时却哑然无声,沉寂得让人窒息。战火让一切生灵逃离……
农场工人们听说四连出境作战,男女老少排起了欢送的队伍,有不少工人拆了自家门板要送给我们,流着泪说:“这些崽不知还能活着回来不?”说这话的是六十年代“支边”的湖南老乡。
经过紧张准备,我连四门炮和指挥保障车辆按序列向边界出发,晚八点多一点到达红河战时浮桥。
雨季的红河,河面宽阔,恼怒的河水打着旋涡翻滚。浮桥下的红色水流似乎更急了,水更红了。
车队路过一个山地,没想到一营二连指导员王祥达在路边等候,特别走到我坐的炮车边高声嘱托我“注意安全”!说实话,此时此刻谁还能顾及所谓的安全呀!我很感动,也顾不上多说什么,因他是我的同学,本能地说“万一我回不来,家里的事情帮我处理一下”。
办完过境手续后跨浮桥到达了越南班菲农场待命。
进入越南境内,却是另一番天地,地势平坦,山连山,水连水,青翠美丽。公路是沥青路,是中国“援越抗美”出资出工兵帮助修建的。土地肥沃,漫山遍野种植菠萝、香蕉和水稻,全年收了种,种了又收。真不明白,当年饿着肚子支援的兄弟怎么会与老大哥反目?
此时,战争正处于白热化阶段,攻破第一道防线后的各支部队向纵深前进,枪炮声一阵紧似一阵,我坦克和运送弹药给养的车擦身而过,运送伤员的救护车鸣声穿行。战场一片狼藉,到处是战争留下的残骸……毁坏的房屋冒着青烟,炸毁的车辆抛在路旁,被炸死的老水牛熏臭了半边天,惊吓的狗叫声一阵紧似一阵,几近哀号……。
初次出国作战,不免心情异样地紧张,战士们往日生龙活虎,如今一个个都不说话。这只有我心里明白,身处异国去打仗,我心里还不断心跳呢!望着这些可爱的战士,我不失时机地做宣传鼓动工作。车队行军一旦停下来,我便乘机一个车一个车地看,不时地和车上同志交流情况,有意识地和党小组长、车长开开玩笑,缓和战时的气氛。
27日中午,杨永南副团长出现在我连待命地点,详细询问了炮阵地预设位置。
晚九点,我连准时到达指定地点,进入越境37公里多,被编入十四军炮群。阵地设在去铺镂公路的左侧山地,右后侧是十四军炮团三营的122mm炮阵地,加上我连火炮,组成一个炮群,左侧是雾罩山顶的高山。我听连长说,现在的阵地与原军指挥所定的位置向左前方移动了500米,是团作训股虞壬甲股长力排众议更改的。原定位置是阳坡面,是炮兵阵地设置之大忌。
这时,天色漆黑,雾气弥漫,毛毛细雨。连队抓紧构筑工事,大家挥舞铁铲,借助手电筒余光,铲坡挖地,没有杂声,只有指挥员不断地下着指令。我不停地在各炮位之间穿插,口中轻声喊道:“时间就是生命,阵地就是战场,为国立功的时候到了!”
第二天凌晨,奋战了一夜,简易的四门炮阵地构筑完毕,长长的炮管怒视前方!大家个个成了泥人,认不出对方是谁?

3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3 人)

技术支持:信动互联(北京)科技有限公司|中国知青网 ( 京ICP备12025178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25847号 )

GMT+8, 2020-8-6 00:44 , Processed in 0.141008 second(s), 25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