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知青网

 找回密码
 会员注册
搜索
热搜: 知青 活动
中国知青网 门户 知青后代 查看内容

梁军:山丹丹开花红艳艳(小说)

2021-3-27 12:42| 发布者: 开心| 查看: 30| 评论: 0|原作者: 屹梁梁

摘要: 【作者简介】梁军,1969年插队延安黄陵县店头公社,1970年10月招工至铜川矿务局。后调北京机械局至退休。著有《梁军小说集》。山丹丹开花红艳艳(小说) 梁 军 1971年12月底,石杰告别了陕北知青插队生活,招工到了 ...
IMG_20210325_165458.jpg


【作者简介】梁军,1969年插队延安黄陵县店头公社,1970年10月招工至铜川矿务局。后调北京机械局至退休。著有《梁军小说集》。

山丹丹开花红艳艳(小说)
梁 军

1971年12月底,石杰告别了陕北知青插队生活,招工到了陝北地区一家工厂。工种分的相当不错是维修钳工,可是半年下来,石杰的技术几乎没有什么进步,还时常出丑闹笑话。”人怂货软”的石杰,恰在这时还出了个工伤,大白天的竞然让机器零件跘了个大跟头,把脚摔伤了。班长无奈,只得让他回宿舍休息,临走时交给石杰一个任务,回宿舍沒事时写一份班组年中总结,两天以后交稿。石杰没有说话,点了点头便回了宿舍。

下班的时候,石杰把总结报告交到了班长手中,班长感到奇怪,惊呼怎么这么快,当他看完以后,像是发现了什么新大陆,上下打量着石杰,惊奇和诧意,心想这小子干活不行,写个东西还真不错,短短的一个半小时,一篇工整秀丽的两千字总结报告完成的如此出色,真是奇才。

第二天,车间主任把石杰叫到办公室,交给他一项任务,写车间的年中总结。石杰用了半个晚上的时间,一份三千多字的总结报告便完成了。第二天早上摆到了车间主任的办公桌上,主任看完,大喜过望,连连点头,还敬给了石杰一支烟,并且高兴地替他点着。几天以后,石杰调到了厂部宣传科,任命为宣传干事。

陕北女孩金秀,心地善良才貌双全,凭借一首高原民歌《山丹丹开花红艳艳》,成为了厂宣传队队长。在厂部石杰,金秀每天是低头不见抬头见,从瞬间的羞涩眼神到情韵的四目秋波,再到后来的亲亲我我,形影不离,几年后他们结婚了。不久石杰在恢复高考的当年,考取了一所西安的大学。八十年代初毕业后分到了北京一家出版社,三年后金秀带着六岁的儿子进京团聚,从此一家三口喜乐融融,过上了家和业兴的幸福生活。

石杰热衷于阿拉伯文化和波斯古国的研究,学术论文常见于报刊杂志,还经常往来于西亚,北非诸国,文化交流授课演讲,可谓是蒸蒸日上,风光无限。心地善良的金秀则是挑起相夫教子,柴米油盐酱醋茶的家庭重任。

几年后,一个叫小李子的女人,向石杰投来了美丽的橄榄枝,並且闯入了这个原本和睦的家庭。石杰成了现代版的“ 陈世美” 向金秀提出离婚。金秀苦口婆心地劝说石杰回心转意,甚至在丈夫面前苦苦哀求,长跪不起。一意孤行的石杰最终抛弃了结发贤妻,投进了小李子的怀抱。心灰意冷的金秀含泪告别了北京,带着十几岁的儿子返回了陝北。

新的蜜月,新的家庭,石杰常常搂着小李子大言不愧地说:这才叫真正的婚姻。小李子则是在石杰的怀里得意地讪笑。

远在千里之外的金秀寒心茹苦,打工挣钱,拼尽全力,培养儿子的学业,儿子不负众望为母争光,以优异的成绩考入西安一所著名的高中。

石杰所谓的好日子似乎是到了头,还是上苍对他的某种惩罚。石杰患上一种罕见的神经眼疾,视力一天天衰退。他在大大小小的医院,林林总总的疗法,形形色色的医生之间往来穿梭,手术一次接一次地失败。那种柳岸花明的努力,就像一个人拼命想要留住捧在手中的水,殚精竭虑,但却徒劳无功。最后石杰双眼的视力停留在了失明的边缘。

或许是因为有一个充足的缓慢期,或许是看到医护人员和家人们都己经倾其所有,竭尽全力,或许持续多年的努力和不懈抗争己使身心极度疲惫,再也无力痛苦与悲伤………,但是事实却不是这样的。石杰是在春风得意中是在极度膨胀中,措手不及的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将他抛入了万丈深渊。

周围的世界在眼前突然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但是在石杰的意境中,仍然清晰地记着昨天的美好世界,在那里蓝天白云,碧空如洗,彩云追月,群星闪烁。美丽的花儿永远千娇百媚,姹紫嫣红。还有那多彩生活,青梅煮酒,歌舞升平,丽人相伴………,然而沉沉的意境终究要被现实所替代,现实就是,石杰己经成为了双目失明的盲人。

疯了般的歇斯底里,他砸毁了房间里的所有家具和电器,整个疯狂的过程他自己也被撞得鼻青脸肿,头破血流,任凭鲜血一滴滴的流淌,但他仍旧疯狂不止。这时的小李子,早已卷走了石杰所有的现金和存款一走了之。

原在陝北与石杰工作过的班长,现在和金秀是邻居。一天班长找上门,和金秀说了他在北京旅游时见到过的石杰。金秀静静地听完班长的叙述,很长时间一声不吭,只是用目光死死地盯着窗外的远方。班长感觉提到石杰是自己的话伤了金秀的心,便谦意的起身想走。这时金秀开口了:“ 我想去北京照顾石杰。”班长愣了一下以为自已听错了,便又追问了一句。“我想去北京照顾石杰。”金秀仍旧还是那句话,她的语气平和自然,像是拉家常,又像是轻描淡写地说了句太平常不过的什么话。当班长走出房门不远时,只听见屋里传来一声高似一声的痛哭,悲苍的哭声在楼道内徘徊,在窗户前盘旋,然后飘向长空,一直飞向遥远的北京。

金秀顶着家族的压力,顶着左邻右舍风言风语的压力,坚决地说:“上苍已经惩罚了负罪的人,石杰欠下的孽债到今天他还清了,我是陕北人,我们陕北有句古话,採花不要採山丹丹花,请你把她留下,山丹丹花她会更美丽。”

完全失明的石杰早己习惯了全天候的黑暗,心境出奇的平静,不论是任何时间,想什么时候睡觉就什么时候睡觉,想什么时候吃饭就什么时候吃饭,就这样吧,永远这样吧,什么也不想,什么也不做,没有期盼,没有希望,任凭天翻地覆,日月轮回,这辈子我就是我了。

一道道的那个山来哟一道道水,咱们中央哟红军到陕北,一杆杆的那个红旗哟一杆杆枪,咱们的队伍势力壮。千家万户哎咳哎咳哟,把门开哎咳哎咳哟,快把咱亲人迎进来,依儿呀儿来吧哟。滿天的乌云哎咳哎咳哟风吹散,毛主席来了晴了天晴呀晴了天。山丹丹的那个开花哟红艳艳,毛主席领导咱打江山,打江山。

石杰在忏悔中寻求新生,在金秀无微不至的照料下取得了新生。几年后,一台配上盲人读屏软件电脑摆到了石杰面前,对一个失明者来说意味着什么?说它是长出的第三只眼睛,是通向世界的大门,是提高生活质量的利器,都不为过。它让石杰失明以来,压仰的无限痛苦,如决堤之水汹涌而出。

几年后,他们的儿子从欧州传来一条信息:爸爸的眼疾,经当地一所眼科权威机构的反复论定,认为有可能治愈,重见光明很有希望。爸爸,妈妈,请您们到孩儿这里来。

几年以后,石杰金秀重返陕北。站在高高的山塬上,他们望着那无边无际美丽盛开的山丹丹花………,石杰把金秀紧紧地抱在怀里,向着山那边深情地高声呼喊:“山丹丹花,我爱你,金秀,我爱你。”在连绵不断的黄土高原,传来一声接一声的回音:山丹丹花,我爱你,金秀,我爰你。

2018年7月26日初稿,2021年3月定稿
2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技术支持:信动互联(北京)科技有限公司|中国知青网 ( 京ICP备12025178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25847号 )

GMT+8, 2021-4-20 17:20 , Processed in 0.161009 second(s), 28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