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知青网

 找回密码
 会员注册
搜索
热搜: 知青 活动
中国知青网 门户 知青岁月 查看内容

那年夜宿贤儒大车店 文/一代知青

2021-3-29 06:22| 发布者: 千帆过| 查看: 41| 评论: 0|原作者: 一代知青

摘要: 插队那会儿,入冬打完场就开始交公粮。那时,胶轮马车是主要运输工具。队里出动三挂马车,队长赶车让我跟车去交公粮,贤儒国家粮库距离我们村有30多公里路程,早晨4点钟从村里出发,大约上午10点左右能到达贤儒国家 ...
    插队那会儿,入冬打完场就开始交公粮。那时,胶轮马车是主要运输工具。队里出动三挂马车,队长赶车让我跟车去交公粮,贤儒国家粮库距离我们村有30多公里路程,早晨4点钟从村里出发,大约上午10点左右能到达贤儒国家粮库。
初冬时节,赶上各村都去交公粮,都要排队等候。验收粮食等级再到结算完,天差不多就黑下来了。那时,天黑山路不好走,队长有自己的盘算,就带我住进贤儒公社西边一个大车店。
大车店就是赶车人和拉车的马共同歇脚的地方。赶车人住宿吃饭,同时也是让马歇一歇,吃些草料。
我是第一次住大车店,感觉这里有些杂乱。一排砖瓦小平房,大门在中间,东面是客房,一进屋中间有2米左右宽的过道,过道两边是南北大通铺火炕。每铺炕上能睡十几个人,一个房间能睡几十人。西边是一个餐厅,有十来张桌子。房后面是用土坯垒起的围墙院,有一个马厩,设施很简单,里面有一个很长的木质喂马槽子,槽子上面横着一根很长的圆木杆子是栓马用的。这后院的空地上,是马车停放的地方。我们一进屋,店老板笑呵呵地吩咐人又是打洗脸水,又是递毛巾的很是热情热。不一会儿,气腾腾的饭菜就端上桌来。队长和另一个车老板子,每人喝上二两高粱小烧,酒后两人小脸红扑扑的。然后,在大通铺火炕上找个位子,倒下便睡。看着其他赶车的老板睡相,好像到家一样,有“老婆孩子热炕头”的感觉。南北通铺火炕上睡着几十个不相识的人,好像呼噜比赛一样,此起彼伏的,让我一时无法入睡。
夜里队长去后院看马吃草料,我以为俗话说“马无夜草不肥”呢?反正自己也睡不着,就跟着队长出去喂马。
我发现队长不是将草料倒进马槽子里,而是将草料袋子直接用绳子挂在马脖子上,马把头伸进袋子里吃草料。我问队长,为什么不把草料倒进槽子里,队长狡黠地一笑说,这样不浪费草料。但我总觉得队长哪儿不对劲儿,但又说不出来。
后来,我才知道大车店里人员太杂,卖粮结算两千多元钱怕在大车店里被偷,队长就把钱藏在草料袋子最底下,把草料袋子挂在马脖子上,让马替人看管钱。这一招,也是驻大车店人没有办法的办法。   
在走进大车店之前,我仔细看了一下这家大车店,生意还是很火的。在这四周也有跟着蹭热度小本经营的买卖。开烘炉挂马掌的、补胎卖轮胎、卖马鞭子和车马用具的农资小店等等,还有卖烟酒和卖瓜子的小生意人比比皆是。   
每到晚上,大车店四周灯火通明,接纳一切来客。虽然说,大车店不是什么高雅的场所,但它却是一个时代人们生产和生活缩影。住店时听人闲聊,在旧社会的大车店里,并不都是车老板来住店,也有一些社会闲杂、混混,小偷、大盗、打把式卖艺的、土匪等,大车店里,时常也会发生车马被盗,客人丢钱物之事。总之,在这里就是一个社会的大染缸,三教九流啥人都有,但大多数还是跑运输赶马车的车老板子们。
后来,我又多次来贤儒办事,每次都到大车店吃饭,这里的饭菜实惠还便宜。饭后,走到村东头一座烈士纪念碑前凭吊,我肃立在烈士纪念碑前,仰头看着碑文,知道了贤儒地名的由来。1946年2月,吉东警备二旅五团团长江贤如率部赴敦化剿匪,在大荒屯遭到土匪阻击。3月1日在指挥部队发起攻击时,头部中弹牺牲。江贤如和他的127名战友全部牺牲在这里。为了纪念英雄团长江贤如,牡丹屯被命名为贤儒公社后改镇。但是“贤如”是如何变为“贤儒”的,为什么会出现一字之差,我没有考证过。近些年来,大荒屯也划归相距一公里的贤儒镇,英雄纪念碑也迁到南山坡上。大车店那个地方,现在是一家农资商店。粮库还在原来位置,只不过现在叫华科米业。
上个世纪80年代,大路上逐渐地看不到鞭声叭叭响,马铃响叮当的情景了。大车店开始淡出人们的视线,现在很少有人还能记住它的存在。随着科技和经济的发展,各种机动车充满了大街小巷,老百姓的生活水平不断提高,马车退出了它的历史舞台,取而代之是各种型号的运输汽车。国道旁标间住宿、吃饭加停车场一条龙服务应运而生,这其实是大车店的一种演变。
如今。偶尔想起大车店通铺大火炕,依然会有一种热乎乎的感觉。

1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技术支持:信动互联(北京)科技有限公司|中国知青网 ( 京ICP备12025178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25847号 )

GMT+8, 2021-4-20 17:35 , Processed in 0.176010 second(s), 27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