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知网-中国知青网络家园

 找回密码
 会员注册
搜索
热搜: 知青 活动

北大荒的茅楼

2021-8-7 22:05| 发布者: 冰凌花| 查看: 80| 评论: 0|原作者: 冰凌花|来自: 纪实文学

摘要: 日记内容丰富,以小见大,厕所的变迁确实非常真实地反映了时代的变迁和发展。
朋友之托重千金,知青日记劳我神,
几多笔耕不辍夜,一片冰心撰网文。
北大荒杂记之三
                                      北大荒的茅楼  
                                            金 酉   
          茅楼,这是东北称呼,书面通称“厕所”。我在北大荒连队被冻了腿脚,小便来得急。咱们在北大荒的那个时代,没有楼房可住,更没有室内卫生间,所以每家都会有个茅楼,立在各家柴院的一角,格局有点像纪晓岚家乡。我们是“单干户”,用公共茅楼。记得咱们连主要有两所公共茅楼,北边的离小学校不太远,当年,茅楼的营造材料主要是木头,木柱木梁木撑木隔板木踏板木顶板,顶板上可能有瓦。小学校那个茅楼原来是全木,我们刚到北大荒时茅楼已经不堪,四面透风,踏板和隔板都缺三少四,踏上去颤颤巍巍。老楚来当连长,修成砖墙,骨子里其实还是木头。这个茅楼刚改建不久,有人将排泄物弄到崭新的厕板上,老楚为此在全连大会上发了火,说:“有人说是小孩子整的,那屎橛子这么粗(他用双手比划了一下),小孩有这么粗的屁眼吗?”
        我就觉得老楚有福尔摩斯的才华。咱宿舍前的那个茅楼则是后建的,全木结构。从建筑学上看,茅楼最大的特点就在“楼”字上。茅楼不论大小,一定要有两层。上层供人停留如厕,或蹲或站;下层储存粪尿。别处的厕所,下面或是坑或是沟,不会是一整层。咱北大荒茅楼就场面大了,公共茅楼的下层可能是个大坑,也可能是与茅楼外面一样标高的平地,都十分宽敞。后面这种格局无法储存液态肥料,污染面积大,多见于比较荒僻之处。而上面这层则是高高在上,人的排泄物的落差,少则两三尺,多则五六米,使一下劲,要等上一会儿才能听到回音。
        茅楼的营造材料和营造法式,都是为了适应北大荒寒冷的气候。茅楼建成高高在上的楼,也是因为冬日漫长寒冷,人的排泄物落下就上冻,新的盖旧的,越堆越高,结结实实,不滩不倒。繁忙的茅楼,如果不够高,不用一天就可以从坑底堆到踏板,再从踏板的洞口冒出来。往茅楼的底层看,就是一座座的粪柱高耸,有如小号的“石林”。过几天,才有积肥班的人来,用斧头砍或用镐头刨倒“石林”,搬出坑外。所以,茅楼越高越好。
       冬天上茅楼如厕,常常面对从厕板洞口中高高耸出的黑黄“宝塔”,无法下蹲。无奈之下,往往就在厕板上解决,搞得厕板上遍布“地雷”。好在冬天,“地雷”如地雷般硬,却不会爆炸,随便踩。所以,如果在冬天看见有人扛着长把大斧去茅楼,不要以为是要拆楼破坏,那是有远见的老兄,先砍掉粪柱再办事。正是:层层叠叠耸出台,几度呼童扫不开,刚被斧头收拾去,又教新人堆上来。
       夏天上茅楼,粪柱是没有的,但是对如厕者要求更高。此时大坑里的物质融化为流体,加上外面的雨水流入,成为有浓度的黑绿色汁液。办大事(古称“出恭”)的时候,排出的东西自由落体,经过几米的加速度,入水后就溅上来。溅起的汁液由某些物理定律控制,落下多高,溅起得更高,从何处落下,就一定要溅到何处……怎么办?有人如厕之前先向坑中扔一张报纸,报纸漂在上面,就不溅了。但是如果刮风,报纸扔不到位置,或被吹开,也白搭。而且咱们全连一共也没有几份报纸,还有其他多种用途,咱们小农工不是好搞到的。报纸上如果再有领导人的照片,罪过就大了。怎么办?玩“杂耍”吧:办大事的时候,聚精会神,双腿保持弹性,东西一旦出门,立即大幅度辗转腾挪,让出洞口,等到“喷泉”回落,人再回位。如此反复,直到事毕。有时候排出的东西太长,或者连续不断,拖的时间久了,腾挪不及,就成了尴尬埋汰人。
       茅楼的大茅坑在夏天养育大批的苍蝇,汁液的表面经常浮满了肥白的蛆虫。于是就有人特制了大号纱网去捞蛆,用来喂鸡喂鸭,是高蛋白营养饲料。
       不论冬夏,如厕办大事都要速战速决。冬天太寒冷,寒风凛冽,时间长了,冻得够呛。夏天蚊子太厉害,集群进攻,见到哪里白晃晃的、哪里味道浓烈,就没命地往哪里进攻。所以办大事的时候两手还要在下面紧糊煽,糊煽的时候还要小心不要错了位置。欧阳修读书有“三上”:榻上,马上,厕上。我上学的时候读书喜欢“两上”,少了马上。到了北大荒,只剩下榻上了。
       如前所述,茅楼的间壁、踏板都是木板。木板即使在北大荒也是好东西。最起码可以当柴火。柴火在咱北大荒是财富的象征,甚至是价值尺度和流通手段。所以,茅楼的木板经常丢失缺少。
       八十年代初,媒体上热炒过大连的厕所能住人。说的是大连建了一座新式厕所,上下两层, 上层居住清洁工,十分整洁,空气清新;下层是如厕之地,由楼上的清洁工打理。厕所的设计者一时也出了名。设计者姓尤,是咱北大荒基建科的干部,58年定“中右分子”转业来到北大荒。我在化肥厂的时候,他作为建筑监理常来巡视,就认识了。他的弟弟是北京建筑设计院的总工,设计了斯里兰卡的国会大厦,名噪一时。他说,他弟弟是向他学的建筑。老尤在北大荒二十多年,离开以后重操旧业,首先想到设计个好厕所,我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老尤把厕所建成宿舍,创意很好。多少年以后,我由于工作和环境的关系,经常出入高级酒店,包括国外的不少酒店。当我站在五星级厕所的小便池前办事的时候,耳边传来轻柔飘逸的音乐,空气中飘荡着清新宜人的花香。高级厕所在办完大事后,坐在马桶上别动,还有喷温水清洗和喷热风吹干的程序,有痔疮的人尤其受用。当此时,我不由得心中感叹:安得如此豪厕千万间,广庇我老乡荒友如厕尽开颜!
5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5 人)

技术支持:信动互联(北京)科技有限公司|中知网-中国知青网络家园 ( 京ICP备12025178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25847号 )

GMT+8, 2021-9-19 22:35 , Processed in 0.106006 second(s), 21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