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知网-中国知青网络家园

 找回密码
 会员注册
搜索
热搜: 知青 活动

《转载》杜昕: 我的插队故事之七《一块豆腐》

2021-8-28 17:17| 发布者: 开心| 查看: 48| 评论: 0|原作者: 屹梁梁

摘要: 一 块 豆 腐作者:杜昕 2013年5月10日,我和我的伙伴们回来了,当我再次走进南窑村,思绪沉入了往事的钩沉中…… 那是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初的事,似乎是1973年,我已担任云岩公社妇女主任,春节没回家,住在公社宿 ...
IMG_20210724_062042.jpg


一 块 豆 腐
作者:杜昕

2013年5月10日,我和我的伙伴们回来了,当我再次走进南窑村,思绪沉入了往事的钩沉中……

那是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初的事,似乎是1973年,我已担任云岩公社妇女主任,春节没回家,住在公社宿舍里。放假了,本地人都回家过年了。

早起,朦胧中似乎醒了,不想动弹,想依偎在被窝里享受慵懒散慢的舒坦。院里好像有人走动,又听到那边有敲门声,我警觉起来,大过年的,这是谁呀,不让人睡个懒觉。

“巢阿达(住哪里)了嘛?我寻不着啊。”那人在嘟嘟囔囔。

这声音似曾相识,是谁呢?我骨碌爬起来。

“娃他姨姨,你巢阿达了?”外边那人喊开了。

这回我听清了,是南窑村的岁婆姨,是我再熟悉不过的人了。她夫妻二人对我从来不喊名字,总是以他孩子的称呼来喊我“娃他姨姨”。我赶紧答应:“我在这达(这里)呢。”

于是,披装挂甲开门来,但见她冻得哆哩哆嗦,满脸虔诚,发紫的嘴唇说话竟口吃起来:

“过年叫你——回家来,你咋——不来嘛?——给!。”

一块屉布包裹的小包递过来,我打开一看,是一块方方正正的豆腐。

我一时找不到合适的话,对她半嗔半怪地说:

“你个岁婆姨,好不容易做回豆腐,还惦记我,你们和娃娃吃吧?”

这个被我称谓岁婆姨的人,是南窑村饲养员孙志胜的婆姨。插队刚到村里,就听有人喊她岁婆姨。那时候我们听不懂,越不懂,就越对村里人的陌生行为和语言,以及形象上的差异怀有浓厚的兴趣,有了解他们的欲望。所以打听为啥喊她岁婆姨,村里人说没有别的意思,她个子小,就送他个绰号——岁婆姨,岁就是小的意思。她身高大概超不过一米五,年龄在三十五、六岁。

她丈夫孙志胜眼神不好,分不清庄稼苗和草,队里就叫他喂牲口。夫妻二人敦厚善良,忠诚实在。

但凡实在过了的人,就会被人判定为愚钝,不灵光,他们夫妻二人就够得上这个标准。这往往会迎来好心人的同情,在南窑村他夫妻二人就是让人同情的人。南窑人同情他们不单是他们的不灵光,还有苍天降给他们的灾难。

孙志胜夫妻有三个男娃娃,老大孙义宝十四、五岁,是个非常乖巧懂事的孩子,在我们插队期间,突然得急病死去了。老二是个白痴软骨,吃喝拉撒全部在炕上。唯老三孙来宝聪明可爱,刚刚上学,是家中的宝中之宝。

IMG_20210730_051427.jpg


他们是南窑村贫下中农之一,是那种无论搁在解放前还是搁在当下,都属于纯粹贫下中农的那类人,是南窑村最贫困的一户,也是生产能力、生活能力最弱的一户。鉴于他家境特殊,生产队也采取了特殊的管理方式,比如上级来视察工作或公社干部来驻队都不往他家派饭,这既照顾了领导的吃喝也避免了他们的尴尬。

我们五个从没嫌气过他家的穷和不卫生,都去他家,能帮他的都尽力而为。那年义宝得急病离去,我们不仅送去安慰,还凑钱送去接济。孙志胜没有政治和经济上的能力给予知青,但他却以他特有的方式帮助和保护着知识青年们。

记得有一次我推碨(磨面)去饲养室牵毛驴,离老远就听见孙志胜和一个妇女在嚷嚷:

“不行,不行,这驴是给知青留下推碨使的。”
 
“那也应该有个先来后到啊。”

“不行,就得叫知青使。”

“那她们今天要是不推碨呢,你也给她们留着?”

“留着,你咋解(知道)人家不推?”

在他们争吵激烈时我赶到了,孙志胜赶紧递给我毛驴缰绳,以胜利者的口吻对那位妇女说:

“你看,来了吧。”

那时候,推碨都是用毛驴拉磨,队里驴少,社员之间为推碨难免发生些矛盾。当社员之间为用毛驴发生冲撞时,他就给别人按理评,遇上知青与社员,孙志胜的天平砝码就失去了平衡。

1970年春节前,我们五个都回家过年了,走前有一块毛毡搭在墙头上忘了收,孙志胜发现了就为我们收起。春节后见我们回来了,他就像收藏了宝贝似的抱着送过来,并嘱咐说:“以后可要当心,啥东西不是用钱换来的呀。”

我们连连点头。

1971年我到公社参加工作后,一有闲功夫就爱回南窑,我觉着那里是我的根据地。那时候,我即使闭上眼睛,也能在南窑各家中穿来度去,无论走到哪家门前,都能望见憨实热忱的面孔。孙志胜家也是我常去的一家。

记得那年冬天,我探亲回来,给孙志胜婆姨买了一块棕色方头巾和一斤白糖送去了。她高兴的抚摸着头巾跟我说:

“我做梦都想有一疙瘩(一块)这样的头巾。”

接着又挺害羞地说:“娃他姨姨,等我有了钱再给你吧。”

我一听赶紧说:

“我现在挣钱了,不用挣工分了,这是专门给你买的。”

她感动不已。

“娃他姨姨,今年过年你还回家吗?”

“不回了,等明年春节再回去。”

“那你来家过年吧,家里有黄豆,咱们做豆腐吃。”

可怜的人,过年连肉都买不起,我哪能给他们添麻烦呢。她这么一说,我也就那么一听,并没过心。

春节到了,没想到实实在在的岁婆姨,竟出现了至今让我无法抹去的那一幕。

千里迢迢的奔回来,我站在岁婆姨家门口,往里探头,窑门锁着,真想再见到他们的面孔,可是他们双双已逝去多年,听说只活到五十开外。我的心落寞又惆怅,那块鲜鲜亮亮的豆腐又闪现在眼前。

都说苦难的人生是坚韧而顽强的,为什么他们的生命那么轻易的逝去了?他们像野草那样活着,饱经艰辛苦难,他们从不抱怨生活,也从不感叹自己命运,他们都有一颗如佛祖般善良而美好的心,多想他们能好好地活着啊,哪怕穷点,哪怕苦点呢。

可是命运连这个机会都不给他们。

这世上有两种人,有一种人注定要做大人物,把事情做大,报纸电台能做多大就做多大,他们是社会中的成功者、强者;还有一种人一辈子没见过世面,安分守己,尽忠职守,事业上不得意,他们是社会中的输者、弱者。

我对成功者、强者羡慕、赞赏,但我对他们感到陌生,遥远;我对输者、弱者尊敬、同情,却对他们感到亲切,感到我属于他们。

在这一刻,在北京的僻静一角,以此文字,向孙志胜夫妇表示一份尊敬和怀念,算是了结我多年来的一桩心愿。

就让那块豆腐在我记忆里珍藏吧。

2014年11月9日

18-39-07-007.jpg

2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技术支持:信动互联(北京)科技有限公司|中知网-中国知青网络家园 ( 京ICP备12025178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25847号 )

GMT+8, 2021-9-19 21:35 , Processed in 0.147009 second(s), 26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