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知网-中国知青网络家园

 找回密码
 会员注册
搜索
热搜: 知青 活动

《天苍苍野茫茫》第五十七章 一

2022-6-26 08:33| 发布者: 韩凤华| 查看: 74| 评论: 0|原作者: 韩凤华

摘要: 第五十七章 远景蓝图 一 蒙凯兴奋得又是一夜没睡。接踵而至的喜讯和太多的好消息让她无法入睡。先是离别了十几年的女儿回来。孩子到城里上学那年才十一岁。过早地离开妈妈,使她缺少了在她这个年龄该有的母爱。 ...
                    五十七章   远  景  蓝  图
                              一
    蒙凯兴奋得又是一夜没睡。接踵而至的喜讯和太多的好消息让她无法入睡。先是离别了十几年的女儿回来。孩子到城里上学那年才十一岁。过早地离开妈妈,使她缺少了在她这个年龄该有的母爱。紧接着上了大学,之后是出国,一走就是十年。从十一岁到今天,母女俩只见过三次面。这十多年,不管她出落得多么楚楚动人,引来多少爱慕的目光,也不管她有多大的学问和多高的地位,心中那份对母亲的思念和挚爱是永远抹不掉的。从昨天晚上和妈妈睡在一个被窝里的那份亲密撒娇就能体会到母亲在她心目中至高无上的地位和她对母亲深深的爱。母亲对女儿也是一样,这个对她来说有着特殊身份的女儿,开始遭到她的嫌弃,后来孩子的乖巧可爱和聪明终于让她改变了偏见,渐渐地对女儿产生了深深的爱。在她最艰难困苦的年月,女儿,这个小小的孩童竟帮她扛起一个家。正如女儿所说,从四岁起她们就成了知无不言的好朋友。再后来是她从死神手里夺回女儿的生命。那一个多月的医院生涯让她刻骨铭心,有咬牙切齿的仇恨,有悲伤愤怒的祈求,有难以忍受的劳累,有魂飞魄散的恐惧,有撕心裂肺的担忧。当孩子小小年纪就离开了家,又让她蓄积了诉之不尽的思念。
    对于父母,儿女都是自己身上的肉。可说实话,在她的心里她还是偏爱女儿,女儿是她的影子,从她喜欢上女儿以后,她就隐隐感觉到女儿是她的化身,女儿将来要走的路正是她一生追求的理想。如今女儿像一株出水的芙蓉,像一颗灿烂的明星,刚一绽放就充分体现出自身的价值,也如愿以偿替母亲实现了儿时的梦想。尽管在女儿的一再追问下,她不得已向她透露出二十多年前那段不堪回首的往事,又揭开了那块还未完全愈合的伤疤,女儿也经受了一次她有生以来惊涛骇浪般的巨大打击和痛苦。母女俩一度被这痛苦折磨得痛不欲生。但是接下来女儿的坚强,儿女们出巨资帮她完成到草原以后最大的夙愿时,她又感到了莫大的欣喜和慰藉。令她欣喜的还有,失去音信十几年的方倩居然携巨资重回大草原,两个人再度携手,发展牧区的教育事业,让她实现终生的夙愿多了一位绝好的帮手。方倩在国外十年,经历了太多的磨难。开始在同学的公司和他们一起创业。初创阶段她不仅担任公司的英语翻译,还肩负着后勤、总务甚至财务七七八八不少工作,每天谈判,采买,迎来送往,忙得死去活来,哪有工夫顾得了孩子。一年以后,公司基本走上正轨,她的工作也不再那么繁杂,但是她那点薪水远不够抚养一个孩子。方倩只好省吃俭用,从牙缝里省钱。她甚至连商务圈里必要的应酬都不参加。就这么苦熬着自己,总算有了些许积蓄。她准备再积攒些钱就回国把孩子接走。可是,好景不常,公司成立第三年,正当蓬蓬勃勃发展之时,她的同学突然被召回国。事后她才知道,同学被人诬告有巨额贪污行为,一回国马上被隔离审查。她理所当然受到牵连,不久就被清除出公司。方倩身处异国他乡,举目无亲,自己又向来不懂现今的人情事故,一时走投无路,一度做出回国的打算。后来,公司里和她同来的一位小伙子给她出主意说:“方姐,你既然出来了,干嘛还回去?你的英语又不错,不如再找找工作,我帮你跑。”
    方倩一想也对,自己正是在国内无法处理父亲和儿子的问题才接受了同学的建议来加拿大,现在回去仍然解决不了问题。于是她开始找工作。无奈,她那内向和与世无争的性格让她很长一段时间找不到工作。原先攒下的一点钱眼瞅着就花光了。最后,还是那同来的小伙子帮她找了一份给人家刷盘子洗碗的工作。为了多挣钱,有时候一刷就是一整天,常常把两只手泡得惨白惨白,看着好吓人。没地方住,和同胞们一起合租地下室。就这么又过了一年多。
    同胞也有可恶之极的。方倩辛辛苦苦刷盘子洗碗挣来的一点钱放在手提箱里,却被贪婪的同胞连箱子带钱卷走。方倩成了彻底的无产阶级。她极度沮丧,再次陷入困境,只身一人离开了那个让她心灰意冷的倒霉地下室。那一天正是西方的圣诞节。方倩穿着仅剩的一件薄呢大衣一筹莫展,徘徊在多伦多的大街上。看着兴高采烈迎接圣诞节的人群,方倩心中凄苦无比,泪水从眼镜片后面流淌下来。她漫无目的地走着。圣诞老人不时从她面前经过。她想起了自己的童年,那时候,爸爸妈妈,还有两个弟弟,一家五口其乐融融,何等幸福!而今,妈妈撒手人寰,两个弟弟远在他乡,年老的爸爸独守空房,而她又失魂落魄流落在异国他乡寒冷的大街上……
    突然,一个老太太滑倒在离她不远的台阶上,一时站不起来,方倩忙跑过去将她扶起。
    “谢谢你,姑娘!”
    “不客气!我能帮您做点什么?
    “好心的姑娘,请你帮我把东西放到汽车里。”
    方倩拿过老太太的汽车钥匙,帮她把一大推车东西放到车里,又把老太太搀扶进车里。
    “姑娘,这是我的电话。”老太太递给她一张名片。
    方倩看那名片,上面写着罗密欧·佛朗西丝。
    “如果方便的话,姑娘,请把你的电话也留给我。”
    方倩尴尬地回答:“对不起,我,我没有电话。”
    老太太很不理解地看着她。方倩忙又解释说:“罗密欧太太,我暂时还没找到新的住处。”
    “姑娘,你没地方居住?”
    “暂时没有,正在找。”
    “姑娘,如果你愿意,就请先到我家里住,好吗?”
    “罗密欧太太,不给您添麻烦了。”
    “不麻烦,我家里只有我一个人。姑娘,你到我家住,会给我带来快乐的,我已经感觉到了!”
    罗密欧·弗朗西丝太太曾经是多伦多皇家教育协会会长,已经退休多年。丈夫早年去世。两个儿子,一个是美国好莱坞著名的制片商,常年居住在洛杉矶。另一个儿子在渥太华一家电视台担任节目主持人,也很少回家。偌大的别墅常常只有她一个人,老太太最难忍受的是寂寞和孤独,对于方倩的到来,罗密欧太太十分高兴。罗密欧太太很健谈,聊天中她了解到方倩的处境,很是同情她,建议她说:“姑娘,你的英语很好,又来自中国大陆,我介绍你去一所中学教汉语吧。”
    方倩喜出望外,忙说:“罗密欧太太,我是北京师范大学毕业的,教汉语正是我的长项。”
    “唩?北京师范大学是中国大陆的名校,你的就业更没问题。”
    由于罗密欧太太的举荐,方倩顺利地到多伦多一家中学当了汉语教师。她就住在罗密欧太太家。老太太很喜欢方倩的文静朴实,更欣赏她的学识,尤其喜欢听她讲述有关中国的故事。偶尔罗密欧太太的小儿子回家来,两个年轻人还聊聊天,而且聊得很有兴趣。后来,小儿子回家的次数越来越多,还常常约方倩出去散步,听音乐会。看到两个人的关系日益密切,罗密欧太太非常高兴,终于,有一天当儿子离开家之后,罗密欧太太就直率地对方倩说:“姑娘,我看的出来,我的儿子很喜欢你,你愿意做他的女朋友吗?”
    方倩先是愣了一下,她完全没想到老太太会提出这样的问题。但是她马上就冷静下来,很有礼貌地说:“罗密欧太太,谢谢您和您儿子对我的厚爱。我最终是要回国的,我现在就是想找份工作,挣些钱,回去和我的朋友一起办教育。罗密欧太太,现在中国边远地区的教育仍然很落后,很多孩子上不了学,不能读书受教育。我当年下乡的地方就是这样。我的朋友在那里办了学校,苦于没有经费,她办学的步履非常艰难。”
    罗密欧太太明白了她的初衷,于是,又为她介绍了几所学校。后来,方倩就在这些学校之间常年奔走,常常累得精疲力竭。然而,她教汉语的水平,她的人品人格受到罗密欧太太的极度赞赏,也得到各个学校的首肯。她在加拿大教授汉语,获得了她人生的第一桶金。
    十年过去了,她觉得自己能够助蒙凯一臂之力了,于是决定回国。
    太多的喜讯简直令蒙凯难以置信,她太过兴奋激动,哪里睡得着!
    清华从一踏进国门,直到今天,连日的奔波,兴奋,痛苦,已经使她疲惫不堪,一躺在妈妈的身边,搂着妈妈就沉沉睡去。蒙凯轻轻摸着女儿柔嫩细腻的脸蛋,心里默默地说:“清华,你能永远这样躺在妈妈的怀里,不离开,有多好啊!”
    旁边的方倩翻了个身,蒙凯知道她也没睡着,就悄悄问:“方倩,还没睡?”
    “睡不着。”
    方倩把头靠在蒙凯的枕头边,对着她的耳朵悄悄说:“见了你能睡着吗?”
    “那就说说话吧。”
    “别弄醒了清华!”
    “这孩子三四天没睡,早困得去了爪哇国。”
    “那咱们就小声点。蒙凯姐,小弟长成了啥模样?”
    “像池剑,但比他更高大魁梧。”
    “孩子听话吗?”
    “我教育的孩子还有不听话的!”
    “快放假了,他没说回来不回来?”
    “上次来信说不回来,想利用假期跟着朝洛蒙叔叔搞胚胎研究,他和朝洛蒙选择了同一个专业,是我的建议。”
    “好!”
    “你走以后,这孩子跟着几个哥哥学,一直管我叫妈妈,但是他知道他的妈妈叫方倩,在加拿大。我知道你总有一天会来找他。”
    “蒙凯姐,这么多年,我可以托三尺之孤,可以寄百里之命,相形见绌,我方倩自愧形秽!”
    “方倩,人生一世,有所轻,才能有所重;有所失,才能有所得;有所舍,才能有所欲;有所损,才能有所全,不必为过去的事耿耿于怀。”
    方倩沉思良久,在心中默默地说:蒙凯姐,你诚如古人所说,芝兰生于深林,不以无人而不芳;君子修道,立德不为穷而改节!
    蒙凯又说:“北大他们都走了以后,只有小弟陪伴我。我调苏木中学走的时候,乌尼尔大婶央求我说:‘把小弟给我留下吧,让孩子跟我做个伴儿。’小弟在乌尼尔大婶家一直住到他们搬到我这里。这孩子和朝克大叔乌尼尔大婶亲着呢!”
    “多好的老人!我,我该怎样报答他们!”
    “中国有句老话:临利而后可以见信,临财而后可以见仁,临难而后可以见勇,临事而后可以见术数之士。我在两位老人身边生活了近三十年,他们有颗金子般的心。他们不图报答。只是他们年岁大了,儿女都不在身边,今后就由我们照顾了。”
    “我会。”
    悄悄话说了半天,两个人还是睡不着,方倩又问:“蒙凯姐,我们有钱了,你打算怎么规划咱们的未来?”
    “明天放了学,我想先去找航盖和官其格,他们现在一个是苏木长,一个是苏木党委书记,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他们,先听听他们的意见。”
    “好!清华什么时候走?”
    “她只有十天的假,明天就是第四天,待不了几天。”
    “孩子回来一次不容易,你要好好珍惜这点时间,明天到学校安排一下工作,这几天就别上班了。”
    “不行,学生们的课没人上。”
    “让其他老师代几节课不行吗?”
    “每个老师的课都安排得很满,一个萝卜一个坑。”
    “我能不能先替替你,好歹我也是科班出身。”
    “名牌师大出来的高才生,替几节课当然不成问题,可是你也刚刚回来,你也需要休息休息。”
    蒙凯岔开话题问方倩:“你爸爸怎么样了?”
    “你交给雷虹的任务她完成得非常好,她帮我爸爸物色了一位称心的老伴儿,老两口和和睦睦。我爸爸生活上有人照顾,我也就放心了。”
    “你重回草原你爸爸同意吗?”
    “哎!不瞒你说,每当看见挂在我房间里妈妈的照片,我的心里就很不是滋味。我跟他们在一起也别扭,爸爸也看出了这一点,所以我一说回内蒙古和你一起办学,他没反对,我没了后顾之忧回来得很轻松。”
    “哎!你这辈子紧步我的后尘!”
    “同命相连!”
    窗外透进曙色,两个人说了一夜的悄悄话,索性也不再睡了。方倩说:“蒙凯姐,咱们起床吧,到草原上走走。”
    蒙凯轻轻撩开被子,指了指清华的手臂,那只洁白如玉的胳膊仍然搂着妈妈。蒙凯笑笑说:“长多大,在妈妈身边都是孩子。”
    清华伸了个懒腰,在妈妈的脸上亲了一下,“哎呀,这一觉睡得真香真美!”
    “你们母女这般亲热,简直要把我嫉妒死了!”
    “方阿姨,在妈妈的怀里真幸福,永远都能这样该有多好!与世无争,物我两忘。啊!妈妈的怀抱是港湾,妈妈的肩膀是泰山,妈妈的吻是抚慰,妈妈的爱是力量。方阿姨,我说的对不对?”
    方倩大笑起来:“这姑娘一张嘴就是一箩词儿。”
    “三个女人一台戏,一大早还没出被窝你们就这么热闹!”娜仁花边穿衣服边进了屋。
    “小姨,上来,一块儿热闹,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咯!”
    “清华,华尔街的高级白领就这么贫!”
    “小姨,这是咱们家,在你们面前也一本正经,还不把我给憋死!我呀,回了家要好好放松放松。”
    “让你放松!”娜仁花冷不丁将两只手伸进清华的胳肢窝,清华大笑着满炕打起滚儿来。
    “这两个人从小到大,到一块儿就闹不够。”蒙凯一边穿衣服一边说。
    笑够了闹够了,娜仁花才说:“一会儿我就回旗里,医院又送来两个重症病人,各位女士,好好谋划你们的学校,等着你们的好消息!”
    “我先去上课,方倩你先和清华合计合计。”
    中午,蒙凯匆匆赶回家,方倩和清华也刚从草地上回来,两个人的裤子被露水打湿了半截,每个人手里都提着一串洁白的蘑菇丁。
    “草原上的空气好吧?”
    “天然大氧吧。”
    “那也没咱们罕乌拉的空气好。”清华夸赞说。
    “言归正传,快说说你们的意见。”蒙凯催促着。
    “妈妈,您先说说你们学校的大体情况。”
    “我们学校现在有九个教学班,初一,初二,初三,各三个班,全校共三百六十六名学生,教师十三名,后勤总务三人。十三名教师中,本科学历九名,专科学历两名,还有两名代课老师。这些老师都很年轻,大多数是咱们罕乌拉毕业回来的学生。学生们大多都住校。这些学生除了额仁戈毕各嘎查的,还有一部分是临近各苏木的。”
    “我打断一下,”方倩扶了扶眼镜,“假如临近苏木的学生都来入读,大概能有多少?”
    “去年光报名的就有五百多人,但是学校教室不够,又缺乏住宿就餐条件。”
    “那就是说生源每年最多能有八九百。”
    “差不多,一个班按四十五人计算,正好是三十个教学班。”
    “方倩,你们一上午合计得怎样?”
    “蒙凯姐,你听听清华的高见。”
    “按我们的设想,我们要建的是一所完全正规的现代化学校,教学楼,宿舍楼,综合楼,图书馆,阅览室,实验室,会议室,多功能大厅,行政后勤总务办公室,还有音乐、美术、体育等场馆和设施一应俱全。逐步增加的还会有电化教学室等等。现代化的建筑,水,电,暖必须得到保证……”
清华一席高屋建瓴的宏论把蒙凯和方倩说得目瞪口呆心悦诚服。
    “清华,你不愧是哈佛的博士!”方倩情不自禁地说。
    蒙凯一边听着女儿的阐述,一边欣赏女儿,她仿佛不认识自己的女儿了,这就是从小在蒙古包长大的我的小清华吗?清华,你没辜负妈妈的一片苦心啊!
    “从长远考虑,我们有两个最突出的问题不好解决。”
    方倩忙问:“哪两个问题?你快说!”
    “一个是电,一个是煤。现代化的设备设施须臾不能缺了电。我们额仁戈毕远离内地电网,离旗所在地也有三百多里路,拉电网的资金可不是个小数目。额仁戈毕自己建电厂更不可能,这都是要巨额资金的工程。苏木现在的小发电机只能保证小镇的日常用电,无法解决学校用电。煤,是采暖的主要原料,我们这里冬季采暖期至少在七个月以上。煤炭如何解决?这两项是今后学校最大的开支,没有当地政府的支持怕是难以为继。”
    清华的一席话说得蒙凯和方倩面面相觑。停了一会蒙凯说:“原打算今天晚上去见见航盖和官其格,看来现在就得去。”


2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技术支持:信动互联(北京)科技有限公司|中知网-中国知青网络家园 ( 京ICP备12025178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25847号 )

GMT+8, 2022-8-19 12:38 , Processed in 0.151009 second(s), 25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