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知网-中国知青网络家园

 找回密码
 会员注册
搜索
热搜: 知青 活动

《天苍苍野茫茫》第五十七章 二

2022-6-27 08:15| 发布者: 韩凤华| 查看: 68| 评论: 0|原作者: 韩凤华

摘要: 二 蒙凯正要起身,门外传来官其格的声音:“不用去,我不请自到!”说曹操,曹操就到。 “刚从道特诺尔回来,听说方老师和小清华回来了,赶紧过来看看。”他打量着两位客人说,“方老师还认得出来,清华可是再不 ...
                                              二   
    蒙凯正要起身,门外传来官其格的声音:“不用去,我不请自到!”说曹操,曹操就到。
    “刚从道特诺尔回来,听说方老师和小清华回来了,赶紧过来看看。”他打量着两位客人说,“方老师还认得出来,清华可是再不敢相认了。咱们罕乌拉出了这么多大学生,居然还出了这么个漂亮的姑娘,要是站在天安门广场上,围观的人还不得挤破脑袋!”
    “官叔叔真会开玩笑。”
    “清华,我真不是开玩笑,要不然咱俩到天安门前赌一把?!”
    “哈哈哈哈!”几个人同时大笑起来。
    官其格问:“刚才听你们说找我和航盖有什么事?”
    “苏木长,你先坐下,先跟你报喜,第一件喜事,方倩带着她的一百万投资重回额仁戈毕兴办教育。”
    官其格兴奋得一下子站了起来,“方倩老师!方倩老师!”官其格一时激动得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就伸出双手紧紧握住方倩的手,疼得方倩大叫起来:“苏木长,你的手劲可真大啊!”官其格这才松开手。
    “别激动,坐下。第二件喜事,清华拿出一千万帮助咱们发展牧区教育。”
    “多少?”
    “一千万。”
    “一千万!”官其格呆呆地眨巴着眼睛,竟一时愣在那里。
    “苏木长!”蒙凯喊了一声。
    “嗯!”他这才回过神来,看着眼前的三个人,半晌才说,“蒙凯嫂子,我不是在做梦吧?”
    官其格呼地站起来就往外走,“我去找航盖。”
    “先别急着走!这是喜事,下面给你报忧。”
    “你报!你报!”官其格像个机器人似的,那样子逗得三个人又一次大笑起来。官其格自己也不自然地嘿嘿笑起来。
    蒙凯接着说:“方倩和清华想用这笔资金在咱们额仁戈毕建一座现代化的中学,让更多的牧民子弟受到最好的教育。”
    蒙凯便将刚才她们商量的建校蓝图以及遇到的两大难题详细地讲给官其格听。这时候的官其格才恢复了常态,动情地说:“蒙凯嫂子,方老师,清华,你们把一切都无私地奉献给了草原人民,我们拿什么回报你们?”他的两眼湿润,双手颤抖,久久说不出话来。
    “官其格,我们是一起走过来的,别说什么感谢回报的话。现在有钱了,咱们就分秒必争赶快行动吧。”
    “你们不用愁,剩下的难事就交给我和航盖去办!先解决电,苏木马上筹钱,再买一台大功率发电机,专供学校使用。至于煤,更不用愁,新开的乌尼图煤矿离咱们额仁戈毕才三十多里路,苏木的那台东风大卡车就调给学校专门拉煤。”
    说完他一拍大腿:“嘿!这消息要是告诉了航盖,还不把他乐得背过气去!”
    “官叔叔,尽快把这里的水文地理气候等资料准备齐全,南开正在联系设计院,有了详细的第一手资料,人家才能根据我们各方面的情况综合考虑进行设计。”
    几个人谋划着蓝图远景,越说越兴奋,兴奋得连中午饭都忘了吃。
    娜仁花回到旗里的当天晚上就去了姐姐家。莫日根听完娜仁花带来的好消息,一下子从炕上跳到地下,站到娜仁花面前,指着她的鼻子:“我说小姨子,你该不是又拿姐夫寻开心吧?”
    娜仁花涨红着脸也一下子站起来:“书记大人,我能拿蒙凯姐和你开玩笑吗?”
    “天呐!连咱们旗里都从来没有这样的捐资!娜仁花,明天我就去额仁戈毕。”说着他拿起电话打给了分管教育的乌旗长,“明天跟我去额仁戈毕!有天大的好消息!”
    南开送走姐姐,当天晚上就去设计院找了他的朋友梁思明。梁思明毕业于清华大学建筑系,高南开两届,当年他们同是大学学生会的成员。别看两个人年龄悬殊,梁思明大南开十多岁,可两个人很投脾气,便成了好朋友。毕业之后虽然各奔东西,却从来没断过联系。只要在北京,两个人隔一段时日总要凑到一起神聊一通。梁思明十分看重这位小校友,还在学校的时候,他就在学生会发表过他的预言:未来的刘南开肯定是我们中间的佼佼者。果不其然,刚刚二十六岁的南开就成了中国计算机行业的领军人物。
    这天晚上,两个人又来到他们经常会面的那家酒吧。在柔和的灯光和轻音乐中他们喝着红酒,梁思明问:“南开,今天咱们聊什么话题?”
    “今天不聊,有件事请你帮忙。”
    “什么事?”
    “请你帮忙设计一份图纸。”
    “怎么?你准备建别墅?”
    “不!是为我妈妈在草原上的学校设计建筑图纸。”
    “你妈妈草原上的学校?”梁思明疑惑地看着南开,“南开,咱们交往这么多年,从来没听你提起过家里的事,怎么?你的妈妈在内蒙古?”
    南开眼望着墙上那幅冈底斯山下的深秋草原图景喝了口酒说:“我的妈妈十八岁那年去了内蒙古,如今已在大草原生活了近三十年……”
    午夜钟声敲响的时候,南开讲述的关于妈妈的故事刚刚结束,梁思明像是没听够似的仍然大张着眼睛和嘴巴。
    “老梁,喝酒。”
    梁思明没有端起酒杯,一脸的凝重,凝重中又满含着崇敬,半晌才说:“一身去国六千里,万死投荒三十年!南开,原来你有这么一位了不起的母亲!”
    “妈妈的草原情结太深太深,所以我们姐弟一定要帮妈妈实现夙愿。”
    “南开,你放心,我一定尽全力设计好这张图纸,你尽快把相关资料拿给我。”
    “过几天我姐姐就从内蒙回来,她会带来你需要的详细资料。老梁,这是设计费。”南开把一个厚厚的纸包推到梁思明面前。
    “南开,难道我不该为这位伟大的母亲做点什么吗?”他把纸包又推给南开。
    南开看了眼梁思明,他明白这位大哥此时的心情,更知道他的为人和性格,没再勉强,只说了句:“那我代母亲谢谢你。”
    “朋友不言谢。”
    清华走的前两天,妈妈对她说:“你要提前把走的事情告诉爷爷奶奶,否则他们会受不了的。”
    清华点了点头,惆怅地看着妈妈说:“爷爷和奶奶都老了!下次回来不知道还能……”清华没敢往下说。
    “是啊!他们老了!见一次少一次,好好去陪陪他们。”
    喝过早茶,清华来到乌尼尔奶奶屋里,老两口都在。她坐到奶奶身边,将头靠在奶奶的肩上,搂着她说:“爷爷,奶奶,后天我就得走了。”
    “走?才跟奶奶住了几天?”乌尼尔有些着急。
    “奶奶,我只有十天的假。”
    “孙女,你啥时候还能再回来?”朝克爷爷一脸阴郁。
    “爷爷,我也说不准。下次,我和北大他们一起回来看您和奶奶!”
    “孩子,奶奶老了,身子骨一天不如一天,你再回来,不知道还能见到奶奶不?”乌尼尔奶奶十分伤感。
    “奶奶,别这么说!”清华眼里噙满泪水,心中酸楚,什么时候再回来?她不知道,去美国,一走就是十年,再过十年,爷爷奶奶还健在吗?她不敢往下想,扭过脸擦去泪水,稳了稳情绪,回过头,脸上堆起笑说:“爷爷,奶奶,下次我们一块儿回来,带爷爷奶奶去北京,去看外公外婆。”
    “清华,你放心走吧!爷爷和你奶奶都还硬朗,你多回来看看我们。”
    清华的心里又一阵酸楚。
    晚上躺在床上的时候,清华捧着妈妈的脸说:“妈妈,您跟我一块回趟北京吧!”
    “就快期末考试了,妈妈哪能走的开?”
    “方阿姨在您还不放心?!”
    “方阿姨刚回来,哪儿都不摸门,容她熟悉熟悉。”
    “老师们一多半我都认识,有他们帮助我会很快熟悉情况,你就跟清华回趟北京吧,回去陪陪伯父伯母。”
    “方阿姨说的对,您必须回去一趟。这次回去最主要的任务是亲自审定你的图纸,有什么问题当着设计师的面解决,否则,将来施工遇到什么麻烦这么大老远怎么办?”
    “蒙凯姐,这可是大事,你必须回去!”
    蒙凯思绪良久才说:“好吧,方倩,那就拜托了。”
    清华离开额仁戈毕的那天,莫日根亲自把她们母女接到旗里。清华投巨资赞助妈妈在草原上办教育,在乌兰乌德旗引起巨大反响,它像一声春雷在草原上空炸响,旗里的上上下下都在议论这件事,赞叹、感佩、敬重的声浪一浪高过一浪。莫日根在旗里举行了隆重的答谢仪式,这让蒙凯很是不安,说:“莫日根,兴师动众的干什么?清华属于草原,她不该为家乡做些事情吗?”
    清华也说:“妈妈把她的一生都给了草原,我们出点资金这算不得什么。”
    “蒙凯姐,于情于理我都应该这么做!”
    一切活动结束后天色还早,清华就对妈妈说:“妈妈,我们出去走走,我想去找找当年收留我的老奶奶。”
    母女俩出了门,来到大街上。旗里仍然是东西一条街,南北一条道,只是比原先多了几座楼房。街道两旁的树长高了,郁郁葱葱,给小镇增添了不少活力。她们沿着马路向西走去。
    那间风雨飘摇中的破屋早已荡然无存。站在残破的废墟上,清华心中一阵阵痛楚。多好的老人!儿女双全,却没有一个收留老娘的。悲哉!五千年的中国孝道哪里去啦?清华感慨万千。
    ……
    第二天傍晚,蒙凯母女登上了去往北京的飞机。透过飞机舷窗,蒙凯俯瞰着大地,满眼一片绿色。这是她第二次坐飞机。第一次是四十多年前父母亲带着她从美国飞回祖国,那时候她才三岁。她站在爸爸的腿上,从小小的舷窗望着外面团团白云,看着看着,突然拍着手喊起来:“妈妈,看!那是七个小矮人的家!”
    妈妈笑着说:“好聪明的女儿!对!那是云彩里他们的家!”
    她还依稀记得舅舅,舅妈,姨姨,姨父,以及一大群爸爸妈妈的朋友为他们送行,姨妈哭得两眼通红。他们转了好几架飞机,坐了好长好长时间,最后,飞机停在一个简陋的地方,长大以后她才知道,那是北京的南苑机场。一大群穿着黄军装的人一一跟爸爸妈妈握手,然后他们上了一辆小汽车。
    转眼四十多年过去,三岁的小女孩儿已经成了两鬓斑白的中年妇女。
    “妈妈,您在想什么?”
    “我在想你外公外婆带我从美国回来,第一次坐飞机时的情景。”
    “妈妈,四十多年前的事您还记得?外婆说那年您才三岁。”
    “没错。”
    清华将妈妈的头扶到自己的肩膀上,“靠着我,这样会舒服些。”
    蒙凯顺从地让女儿摆布着。清华抓着妈妈的手说:“妈妈,再没有发愁的事,莫日根姨父已经代表旗委和政府明确表态,从下个学期开始,学生们的一切学杂费全部留给学校,一分不上交。今后的办学经费不成问题,您就和方阿姨在草原上办个一流的学校!”
    “是的,有这么多人支持,尤其有我的儿女们做后盾,我们的学校一定会越办越好!”
    在首都机场下了飞机,清华带着母亲住进了王府饭店她的房间。蒙凯吃惊地环视着房间里豪华而气派的陈设:舒适而又宽敞的双人席梦思床,月白色的意大利真皮沙发,一色的楠木高档家具,还有摆在柜子上的彩电,旁边的冰箱,冰柜,消毒柜,高档的酒具茶具,而那淡红色的落地窗幔更使得房间有一种温馨的氛围。她忍不住问女儿:“清华,这么高档的房间住一晚需要多少钱啊?”
    “大约两千多元吧!”
    “两千多元?”蒙凯听着这个天文数字半天没说出话来。
    “妈妈,换上睡衣先洗洗澡。”
    蒙凯面带愠色站在女儿面前,“清华,你记得这样一句古训吗?目失镜,则无以正须眉;身失道,则无以知迷惑。你挣钱再多也不能这样奢侈呀!”
    “妈妈,在您面前,我是您调皮不懂事的女儿,可在职场上,我是堪称世界巨无霸的美国大财团的亚洲副总裁,我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包括衣食住行都代表着公司。在这里我是公司的象征,我只能这样。妈妈,您千万别怪女儿!”
    “清华,我们做人,不论你地位多高,哪怕你富甲一方,也不可太张扬太奢侈。”
    “妈妈,女儿永远记着您的教导!”清华一边说一边为妈妈脱着衣服,“妈妈,好好洗个澡,美美地睡一觉,明天咱们精神抖擞去看外公外婆!”
    清华把妈妈推到卫生间,女儿的温柔体贴和那爽身的淋浴让她渐渐消了怒气。她想,女儿从小生活在厄运苦水中,虽说没有头悬梁,锥刺骨,可她是在自己的严格训导下长大的,应该相信女儿。既然女儿说是工作需要,就不要再责备了,她会把握好自己的。女儿轻轻为她搓洗着,她感到是那么惬意。之后,带着一股淡淡的清香,清华陪妈妈上了床。蒙凯的潜意识里仍然觉得这是在做梦。三岁以前在美国的生活她不再记得,她活了四十六岁,第一次有这样奢华的享受。
    “清华,你在美国天天就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中?”
    “差不多吧!妈妈,这不算什么,用不了几年我们的国人也会这样的。明天您回家看看外公外婆的公寓,不比这里差。”
    “是真的?”蒙凯脸上露出欣慰但又有些怀疑的神色。
    母女俩偎依在一起,清华对着妈妈的耳朵悄悄说:“妈妈,我又能躺在您的怀里撒娇了!”
    蒙凯抓着女儿的手抚摸着:“离开妈妈这么多年还这么眷恋啊!”
    “妈妈,你无法知道女儿有多想你!”
    蒙凯摸着女儿的秀发问她:“清华,你已经二十七岁,考虑过个人问题吗?”
    清华躺在妈妈怀里享受着母爱,她慢慢抬起头来说:“妈妈,我的心里只有妈妈,装不下别人。”
    “傻丫头,离开妈妈十几年,一个人在外面闯荡,身边没个关爱你的人妈妈能放心吗?这么多年就没遇到过相爱的男孩吗?”
    “追我的男人不少,甚至还有不少外国人,可我不想在国外考虑这个问题。”
    “清华,最重要的是,要找一个爱你并能和你相伴终生的人,就像你外公和外婆。”
    清华深情而又歉疚地看着母亲说:“妈妈,这次回内蒙,我知道了您过去的一切,您遭受的凌辱、苦难和悲伤让女儿终身刻骨的伤痛。您没有过爱情,没有过幸福的家庭,甚至为了我们姐弟没有过温饱的生活,您为儿女付出了一切!您的养育之恩就是我天天这样陪伴在您的身边也还不清!我这次说服公司在中国开办事处,除了关乎国家的原因,女儿个人的愿望就是想借此调回国内工作,天天陪伴在您身边。”清华抚摸着母亲的脸颊继续说,“妈妈,我十一岁就离开了您,这些年我最最想要的就是妈妈的爱,您不仅是妈妈,还是我最好最好的朋友,女儿一辈子最不能离开的人就是妈妈!”
    “清华,妈妈再好,不可能陪伴你一生。”
    “妈妈,等我们草原上的学校建好以后,您就把它交给你的学生管理,沙格达尔他们完全能撑起这个摊子。您就回来吧!到那时候,女儿一定找一个让您满意的乘龙快婿。”
    “不是我满意,是你自己满意!”
    “不,一定得妈妈满意才行!”
    母女俩聊啊聊,女儿在妈妈的怀里甜甜睡去。

2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技术支持:信动互联(北京)科技有限公司|中知网-中国知青网络家园 ( 京ICP备12025178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25847号 )

GMT+8, 2022-8-19 12:49 , Processed in 0.159009 second(s), 25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