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知网-中国知青网络家园

 找回密码
 会员注册
搜索
热搜: 知青 活动

《天苍苍野茫茫》第五十八章 (全)

2022-6-28 07:27| 发布者: 韩凤华| 查看: 76| 评论: 0|原作者: 韩凤华

摘要: 第五十八章 草 原 上 建 起 一 座 现 代 化 学 校 岁月如梭,转眼又过了两年。经过近两年的紧张施工,额仁戈毕中学的四座楼房拔地而起,红砖红瓦,在小小的镇里显得鹤立鸡群。三座楼房成品字型坐落在原来的校园里 ...
                       第五十八章   草 原 上 建 起 一 座 现 代 化 学 校
    岁月如梭,转眼又过了两年。经过近两年的紧张施工,额仁戈毕中学的四座楼房拔地而起,红砖红瓦,在小小的镇里显得鹤立鸡群。三座楼房成品字型坐落在原来的校园里,正面是教学楼,楼的前沿赫然镶嵌着八个鲜红的大字:团结紧张,严肃活泼。西边竖着的楼是学生宿舍,前沿也有八个大字: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东面的楼是综合楼,上面的八个大字是:发展科学,教育先行。三座楼围成的校园里除了绿地、花坛和甬道,还栽了几排穿天杨,这都是楼房建好后,根据蒙凯的设计,全校师生利用课余时间完成的。教学楼正面对着的前方一百五十米处是一座用紫红大理石砌成的牌坊,上面书写着“额仁戈毕现代中学”八个黑色大字。在它的后面三十米处,竖立着一个直径三米的镂空天蓝色地球仪,高大醒目,给人一种放眼世界的感觉。宿舍楼的西面是学校操场,以足球场为中心,北面一字排开三个篮球场,南面是两个羽毛球场和一个排球场。操场外面是刚刚栽种的成行成行的大片白杨树。教学楼的后身还有一座楼房,这是教师宿舍,楼房的顶部全部有立檐,上面铺着红瓦,整体建筑朴素大方,浑然一体,既有古色古香的韵味又透出一种现代的气息。
    从旗里的方向往这里来,一上了前面那道山梁,顿时一片红灿灿的建筑映入眼帘。万绿丛中一片红,更像是一颗璀璨的红宝石镶嵌在偌大的绿色绒幕上,让人顿觉心旷神怡,耳目一新。
    根据官其格以及学生们的建议和请求,学校在办公楼三层专门辟出一个房间做了陈列室,收集陈列品的任务就交给了沙格达尔。为此,沙格达尔专门回了趟罕乌拉,将罕乌拉小学刚开办时的物品,包括折叠小桌、柳条方凳、子弹箱、地球仪、小闹钟,甚至将当初蒙老师发给他的那个一直没舍得用的五分钱作业本也拿了来。还有当年蒙老师亲手画制的三好学生奖状,朝克大叔为学校制作的牛角号,学生们用马莲草、芨芨草、红柳条在手工课上编制的各种小玩意儿,通通收集了来。回学校以后又去找了包校长,把额仁戈毕中学最早留下来的教案、教学计划甚至当钟用的桦犁铁片等等一并收了来。他又找到蒙校长,将她当年在罕乌拉小学为学生们编写的教材、教学笔记还有方倩老师从北京带来的她母亲的教学笔记都放进了陈列室。
    蒙凯和方倩费了三个晚上的工夫绘制了一张满墙张挂的醒目图标,上面是罕乌拉小学、额仁戈毕中学历年来考取大学、大专、中专等各类学校以及这些学生毕业后工作单位的详细资料。
    一个初冬的晚上,电视媒体播出了这么一条消息:“两代人情系草原兴办牧区教育,感动牧人的心。”消息报道了两位北京知识青年和她们的儿女为了改变牧区的落后面貌,历尽艰辛三十年不改初衷,发展牧区教育的动人事迹。这条消息轰动了大江南北,也牵动了不少人的心,更让那些和这两位北京知青有着不解之缘的人们纷纷踏上了额仁戈毕草原。
    当离了休的阿迪亚书记和他的老伴诺日斯玛看到这条消息的时候,他们再也坐不住,老两口破例和盟委要了车,在第一场大雪降临的时候来到额仁戈毕。他们坐在朝克家的热炕头上喝着六十五度的草原二锅头,蒙凯和方倩就陪在他们身边。老书记激动万分举着酒杯说:“老哥哥,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给我们带来了文化、知识和文明,让咱们草原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咱们得感谢她们!来,都端起酒杯!”诺日斯玛、朝克、乌尼尔都端起杯子。
    “咱们代表所有草原上的人们敬她们一杯!”
    阿迪亚一饮而尽,放下酒杯对老伴说:“老太婆,拿出咱们的礼物。”
    诺日斯玛从身边的挎包里取出一个红布包递给阿迪亚,阿迪亚拿着那个红布包对蒙凯说:“蒙凯,这是二十万块钱,是我和老伴的一点心意,把这笔钱用在办学上。”
    “这不行,阿书记,你们两位老人无儿无女,日后用钱的地方多着呢。”
    “谁说我们无儿无女,我们还有那么优秀的小孙女呢!蒙凯,我和老伴儿都是离休干部,没有任何后顾之忧,要钱有什么用!这些钱就算是我们老两口对咱们牧区教育事业的一点点心意吧!”
    “蒙凯,这点儿钱你们无论如何要收下,老阿从新中国成立担任旗委书记就一直念念不忘牧区教育,可是,他始终没找到在牧区办学的路子。直到你们在蒙古包办起学校,才了了他的这份心愿,圆了他的办学梦。自从发现了你的学校,老阿兴奋得一连几夜睡不着觉,说他这个旗委书记没办成的事,一位知青把它办成了!”
    “蒙凯,方倩,人生的内容是由自己填写的,人生的价值是由历史鉴定的,你们向草原人民交了一份合格的答卷!”阿书记感慨万千。
    蒙凯推辞不掉只好接过钱。
    远在东海舰队的索伦巴特尔看到这条消息,当着全战舰官兵大喊起来:“这就是我的家乡,蒙凯老师就是我的北京姐姐,是她把我们姐弟,把我们罕乌拉众多牧民子弟送进了大学的殿堂。”
    “舰长,我们能为你的家乡做点什么?”
    “如果大家愿意,就为草原上的学校捐点款吧!”政委提出建议。
    海鹰战舰为牧区学校捐款的消息迅速传遍东海舰队。几天之后,索伦巴特尔和他的两位战友带着东海舰队官兵捐出的十五万元钱回到了草原。
    而在北京,正和南开在酒吧里喝酒的梁思明说:“南开,我想去内蒙见一见你的母亲。”
    南开既感动又兴奋,马上说:“我陪你一起去。”
    一个大雪纷飞的黄昏,一辆日本三菱车开进了额仁戈毕现代中学的校园里,车上下来的正是南开和他的好朋友梁思明,他们在学校食堂的操作间找到了母亲。
    “南开,你怎么回来了?这位是……”
    “妈妈,他是我的朋友梁思明。”
    “你就是梁设计师?”
    “伯母,是我。”
    “那次去北京没能见到你很遗憾。”
    窗外的雪花仍然飘飘洒洒纷纷扬扬,白毛风尖利的呼啸声吹打着窗玻璃。玻璃上的冰凌花厚厚实实,屋里却是暖意融融。梁思明第一次盘腿坐在热烘烘的炕头上,喝着奶茶,仔细打量着坐在他对面的蒙伯母。这是位年轻时异常漂亮又很有教养的女性,岁月的沧桑已使她添了许多白发,眼角细细的皱纹道出了生活对她的磨难,尽管如此,她仍然风韵犹存,气度不凡。
    “喝得惯吗?”蒙凯问。
    “很好喝!”
    梁思明又喝了一口奶茶放下碗说:“在北京,南开对我讲述了一个回肠荡气的感人故事,一位伟大母亲的故事。这故事让我不远千里来看望您。仁者不以盛衰改节,义者不以存亡易心!蒙伯母,我敬重您!敬重您为草原人民做出的一切!敬重您养育了四个优秀的儿女!”梁思明十分动情,从怀里掏出一包东西放在蒙凯面前,“伯母,就让我也为草原上的孩子们做点贡献吧,请您收下。”
    “小梁,你为我们学校设计了那么好的建筑图纸,分文不取,我们已经感激不尽,你已经为草原做出了贡献!钱你拿回去,都是工薪阶层,北京的开销也大,留着给家人用。”蒙凯把钱又推回给梁思明。
    “伯母,这是我加入您行列的第一次学费,您要是肯接纳我,就把钱留下。”
    蒙凯看了一眼南开,南开说:“妈妈,您就收下吧!这是梁思明的一片诚意。”
    蒙凯无奈,只得又收下一笔钱。
    “思明,我替额仁戈毕的乡亲和现代中学的全体师生谢谢你!明天我陪你好好欣赏欣赏你的杰作!”
    突然她又像是想起了什么:“哦,南开,有个好消息告诉你。”
    “什么好消息?”
    “你朝洛蒙叔叔的胚胎植入科研项目已经获得成功!明年一开春他就要在我们学校的东面建一座畜牧业繁殖和畜产品加工基地,他也要回来发展!小弟已经去了加拿大,正在进行这一课题的深入研究和引进新品种。用不了几年,草原上的牧民就会真正富裕起来!”
    “好啊!又一个令人振奋的消息,到时候我一定解囊相助!”
    “也算我一个!”梁思明兴奋异常。
    屋里的热烈场面似乎感动了屋外的老天爷,雪停了,风也不再呼啸,旷野里一片宁静。暖融融的土炕上,激情满怀的人们继续畅想着未来。
    媒体播报的这条消息还牵动了一个人,他就是依靠老丈人当上了某进出口分公司总经理的池剑。那天他正志得意满悠闲自得地坐在意大利进口的皮沙发上,一边品茶看电视,一边听着老婆唠叨。突然一条消息让他像凝固了似的定在那里,目不转睛地盯住电视画面:“蒙凯和方倩两位可敬的北京知青把她们的青春无私奉献给了这片美丽的草原……”随着播音员甜美的声音,蒙凯和方倩的画面出现在他眼前,是她,是方倩!
    “嗨!跟你说话呢!直眉瞪眼的看什么呢?”老婆不满地说。
    “你烦不烦,唠叨起来没个完!”
    “嗨?你居然敢跟我这么说话!爬上了总经理的位置就想过河拆桥!姓池的,摸摸你的良心,让狗吃了!”
    “行了!行了!是我不对。你接着唠叨,我洗耳恭听!”
    “唠叨?呸!”老婆趿拉着拖鞋回了卧室。
    这一夜他没合眼。二十五年前在内蒙古大草原所发生的一切像电影画面那样清晰地在他的脑海里播映着:两个人一块儿骑着马在草原上撒欢狂奔,一块儿到河边拉水,一块儿钻进配种站后面的白桦林,互相追逐嬉戏,又一块儿爬上高高的罕山,在巅峰指点江山,激扬文字,憧憬未来……旁边的老婆鼾声阵阵,时不时打扰着他的美好回忆,他爬起来想睡到客厅的沙发上去,看了一眼躺在旁边的老婆,没敢。
    第二天上了班,池剑坐在转椅上仍然无精打采,方倩的影子一直在他的脑海里,她吃了那么多的苦,当年自己信誓旦旦要把她办回北京,却一直在欺骗她。是良心的发现,还是蒙凯和方倩的事迹精神打动了他,反正池剑再也坐不住,吃不下,睡不好。他决定去一趟内蒙古。
    晚上回家以后,老婆气哼哼仍然在生气,他拿出惯用手法哄着老婆:“老婆,今天发了奖金,走,咱们回家,请老爷子和老太太到海蟹餐馆好好搓一顿。”
    “你请客?”老婆有了笑脸。
    “当然,请老丈人丈母娘吃饭还能让别人掏钱!”
    哄高兴了老婆,出门坐进了车他才对老婆说:“这两天又得出差。”
    “去哪儿?”
    “去内蒙。”
    “去干什么?”
    “收拾呼市那个烂摊子。”
    就这么着,池剑骗过老婆去了内蒙古,回了乌兰乌德草原。池剑的心里很不踏实。他不知道方倩会不会原谅他,又会怎样看他。天冷冻手冻脚,更让他如芒在身。他后悔自己不该来,可是良心又让他继续着寒冷的行程。就这么备受煎熬来到了他的第二故乡。
    处理完学校的事,蒙凯和方倩踏着厚厚的积雪回了家。一进门,朝克大叔就指了指屋里:“有客人!”
    两个人紧走几步,同时推开了门。蒙凯正在辨认来客,却见方倩猛地退后一步,“是你?”
    来人尴尬地站了起来。
    “蒙凯大姐,我,我是池剑。”
    “池剑!你怎么赶个大冬天来了,快请坐。”
    方倩已经出了里屋,进了朝克大叔的房间。蒙凯给池剑倒了杯茶,在他对面坐下来。
    “蒙凯大姐,方倩她……她一直和您在一起?”
    “池剑,你这一走就是二十多年,连个音信都没有,你不像个男人!你知道方倩这些年有多苦,她至今仍然孤身一人。”
    “她,她始终没有成家?”
    “为了抚养你的儿子!”
    “什么?我的儿子?”池剑惊得一下子站了起来,睁大了恐慌的眼睛。
    “你的儿子已经是二十岁的小伙子了。”
    “他现在在哪儿?”
    “在加拿大留学。池剑,你是个不负责任的男人,更是一个不负责任的父亲!”
    池剑深深埋下头,再不敢看蒙凯一眼,好一会儿才抬起头抹去泪水哽咽着说:“我,我混蛋!我对不起方倩!”
    “方倩二十年的苦难和羞辱远不是你一句对不起就了结了的!”
    “蒙大姐,我向方倩当面请罪!”
    “她肯见你吗?”
     池剑冲出门,三步并作两步穿过堂屋,进了朝克大叔的房间,扑通一声跪在方倩面前,左右开弓抽着自己的嘴巴,一边抽一边说:“方倩,我不是人!我是畜生!是混蛋!我向你赔罪!”
    乌尼尔大婶十分厌恶,瞪着地下哭喊的男人说:“还哭个啥劲儿,人早走了!”
    池剑停止了喊叫,抬起头来,眼前早没了方倩的影子,他没趣地爬起来又回到蒙凯的房间。方倩不在屋里,池剑取过放在炕上的提包,拿出一包东西说:“蒙大姐,这钱,请你转交方倩,也算是我对他们母子的一点补偿吧!”
    “池剑,你好歹也是有知识的人,又在官场上混迹多年。中国有句古语,叫作君子不食嗟来之食,方倩她能要你的钱吗?当她十月怀胎在草原上艰难度日的时候,你在哪儿?当她在蒙古包里同死神搏斗艰难分娩的时候,你在哪儿?当她一个人带着孩子孤苦无助的时候,你又在哪儿?如今方倩出了名,儿子已经长大成人,成了学科带头人,这个时候你来了,她会要你的施舍吗?”
    “蒙大姐,我不是施舍,我确实不知道她怀了孕。”
    “不知道她怀了你的孩子,你总该知道有那**吧!你为什么如此绝情?要不是你一而再再而三欺骗她,她不会那么痴情,以至于生下孩子!”蒙凯越说越气愤,“人活在这个世界上,不在逆顺,以义为断;不在憎爱,以道为贵。池剑,在利益和地位面前,你泯灭了自己的良心!否则,你不会抛弃和你苦苦相恋了多年的方倩。你跟她那么海誓山盟,却把她害得至今连个相依为命的伴侣都没有!池剑,你不觉得亏欠她太多太多了吗?”蒙凯的一席话让池剑羞愧得无地自容,再也说不出一句话来。
    “你看看那张相片,那就是你的儿子!”
    池剑凑过去,镜框里一个高大魁梧、眉清目秀,像极了自己的年轻人站在一群同伴中间,笑望着远方的山川,指点着什么。池剑再也不能不信这就是他的儿子!他久久地盯着那张照片,流下两行泪水。
    “吃饭吧!趁着天色还不晚,吃完了饭你到苏木招待所住下,明天就回去!方倩她绝不会见你!”蒙凯给他端来了饭。
    “蒙大姐,能把这张照片送给我吗?”
    蒙凯坚决地摇了摇头:“不能!”
    池剑哪里吃得下饭,拎起挎包,失望地出了门,消失在黑暗中。


1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技术支持:信动互联(北京)科技有限公司|中知网-中国知青网络家园 ( 京ICP备12025178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25847号 )

GMT+8, 2022-8-19 12:18 , Processed in 0.151008 second(s), 25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