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知网-中国知青网络家园

 找回密码
 会员注册
搜索
热搜: 知青 活动

“老上海”来访

2023-3-14 20:17| 发布者: 雷午寨主| 查看: 35| 评论: 0|原作者: 戎小熊

摘要: 那篇《寻找“老上海”》在“新民晚报”刊登后,最先收到了顾玉华的来信(她是从报社要去我的地址),告诉我文章她看到了,而且差不多的“老上海”都看到了,他们正在策划来北京看望我们。顾的信写得诚挚热情,我收到 ...
那篇《寻找“老上海”》在“新民晚报”刊登后,最先收到了顾玉华的来信(她是从报社要去我的地址),告诉我文章她看到了,而且差不多的“老上海”都看到了,他们正在策划来北京看望我们。顾的信写得诚挚热情,我收到信后无意中拖延了几日,她便有些等不及了,又来信询问。她的情这般淳,还是年轻时的那颗心。实在觉得过意不去,打个电话给她,她兴奋极了。我们在电话中聊了近一小时,她仍不满足,末了不忘叮嘱几句:“你还要给我写信呀,我等你的信,见信如见面哟。”本想打个电话,可以免去写信,谁知打了电话,依旧还得写信。

    那天在办公室接到一个陌生女人的电话,她没有告诉我她是谁,只是说她在农场当了三个月的文书,就调到新建点去了。经她这么一提示,我想起来了,她叫刘婉仙,写着一手漂亮字,当年我的“五好战士”奖状,她把我的名字错写成“戍小熊”。我能说出她的名字,她十分惊讶:“怎么你还能记得我?”她让我寄张相片给她,她真的想不起我的模样了,只是觉得我的名字挺怪。她还说我的文章女人味太足,小里小气,不像是男子汉写的,不过她还是很喜欢我写的文章。就在这天夜里又接到顾梅芳的电话,她和朱士妹夫妇,王得成、毛玉珍夫妇下月20日来京。撂下电话,我睡不好了,掰着手指算日子等待“老上海”的到来。

    那天在火车站,十几双大手握在了一起,这真是千金一刻,奢侈醉人的瞬间,那份真情感动了周围不少人。真有些搞不懂,怎么顾玉华一点儿也没变老,依旧是童花头,脸白白的,腰杆挺得直直的,不同的是这回说话脸不再红了。“毛毛”(毛玉珍)一见面就责怪我,为什么没把她写进文章,她才是最思念“小北京”的。她来北京几次了,每次都在大街上转,就是碰不到农场的北京知青。不过她还允许我叫她“毛毛虫”,这是我在农场时给她起的绰号,她听了还是觉得亲切。朱士妹和顾大(顾富康)在农场就结婚了,本来顾大也要来,因为儿子要考大学,只好放弃了。不过他们夫妻讲好,聚会那天一定打电话回去,顾大约好几个“老上海”也在家中包饺子,他们要在电话中听听“小北京”的声音。

    那天晚上,26个“小北京”和8个“老上海”在捷洁利餐厅欢聚一堂,大家一起动手包白菜饺子。七点钟,电话准时打到上海顾大家,几个“老上海”早等不及了,包好了白菜饺子就等这边的电话下锅了。有人提议每位“小北京”说出当年印象最深的一位“老上海”,结果26个“小北京”无一例外地选了朱士妹,这回她落泪了,感激大家那么多年还记着她。最后是大家一同唱《兵团战士之歌》,我发现多数人的眼圈都红了。

年年花开花落,岁月随风飘逝,只有黑土地的那份友情却无法消去,久久长存。  

1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技术支持:信动互联(北京)科技有限公司|中知网-中国知青网络家园 ( 京ICP备12025178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25847号 )

GMT+8, 2023-3-27 22:24 , Processed in 0.139008 second(s), 25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