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知青网-中国知青网络家园

 找回密码
 会员注册
搜索
热搜: 知青 活动

老三届知青下放莲花山 六十七

2023-11-16 14:14| 发布者: 安宁檬| 查看: 90| 评论: 0|原作者: 六安石成

摘要: 67 和上午一样,人们络绎不绝,军医们又忙碌起来,东楼生产队的人也来了,张军医也放心啦。我也没去上工,因为这儿也需要人照应跑腿的。下午看病一直看到天快黑了,才没人来。我看没人,把屋外的板凳都收了回来。 ...
67
      和上午一样,人们络绎不绝,军医们又忙碌起来,东楼生产队的人也来了,张军医也放心啦。我也没去上工,因为这儿也需要人照应跑腿的。下午看病一直看到天快黑了,才没人来。我看没人,把屋外的板凳都收了回来。早已烧好饭菜,没人看病了,就点灯开饭。吃过饭后,年轻的军医们,不由分说,抢着洗了锅碗。睌饭后的这段时间,是最轻松的时刻,各自忙着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有看书的,写信的,说话散步的,我呢,书是看不成了,和她们有一句没一句的说说话。小赵说,要烧开水了,你能教我烧锅灶吗?我说,这不要教,看看就会了。我和她来到灶台边,她在锅里加满了水,我说,你先引火烧吧。她在灶台后面的柴禾里,先找些小树枝,折断放在炉灶门边,又抓一把干树叶,用火柴点着,放在炉灶内,接着把小树枝放进去,火引着了。她怕火灭了,又折断长枝柴禾塞进炉灶内,开始,火挺大的,随着塞的柴禾越多,火反倒小了,烟却大了,屋里军医们笑着说,小赵,烧火不行,冒的烟不小。小赵问,小甄,我看你烧锅烟不大,我怎么烧的火都没了,净是烟。我让她起来,我坐到灶下,对她说,你来看看,要这样。她凑过来看着,我把塞进去多的柴禾抽出一些,把剩下的柴禾下面的炉灰扒开,火一下子大了起来,烟也小了。我对她说,柴禾塞的多,反而烧不着,而且柴禾在里面,要有空隙。我站起身来让她接着烧,并口中念念有词的说,人要忠心,火要空心,懂了吧。小赵接着再烧,果然没那么大的烟了,她高兴的说,原来是这样,我学会烧火了。小赵又说,皖南山区农村锅台都有烟囱,炉灶吸风,只要点着了,吸风灶火又大还节约柴禾,那儿的灶,我们都会烧。水开了,水瓶冲满水后,她们又加些水烧热水。我看看钟,七点半了,想起上午新上队妇女说的,上海同学的话,要早点上去问问。我对她们说,我先洗脸上去了,你们累了,也早点休息吧。洗脸洗脚后,拿起手电筒,到上海知青那里去了。可能去早了,门开着,堂屋桌上放着盏台灯,但没灯罩,估计还是老芦留下的。有三个同学坐在桌边,桌上还有残留的碗筷。这三个人是鲁耀东,张尧年和杜丽萍。见我去了,她们冲我笑了笑。
        见我去了,她们冲我笑了笑。我走到桌边,坐了下来,我问鲁耀东,鲁耀东,你要问我多大年龄怎么问的?鲁耀东愣了一下,用普通话说,你几岁。嗯,果然是这样的。他疑惑的看着我,不知我要干什么。我又问他,问不认识的人也是这样问。他说,是啊。我又问俩位女生,你们不管老人和小孩都是这样问的?她们也点点头,看着我。我追问她们说,到底怎么问呢。张尧年用普通话说,不就是问,你几岁了。这,这我搞不懂了。我对她们三人说,你们上海人问别人多大岁数,都问你几岁了,是不是的。她们都点了点头,鲁耀东说,是啊,就问你几岁了,不对吗。我恍然大悟,原来上海人问别人多大年龄,都是问,你几岁了,这是上海人的方言?!她们不解的看着我,觉得我好怪。我接着问她们,你们平时在家门口,有人从你家门口走,你们喊不喊人,叫人家到你家坐坐。她们听了,面面相觑,鲁耀东说,弄堂里那么多人走来走去,喊谁呀。张尧年说,在门口走的人多,也不认识,叫不认识的人进来坐坐,别人还以为你是神经病呢。哇,原来这样,这上海与莲花山,一个是国际大都市,一个是穷山僻壤的极其落后的山区,反差太大了,风俗方言差别大了,这上海话我听的不都像外语一样吗?一句也听不懂,都误解了。应该和上海同学说说了,不然的话,时间越长,这误会越大,矛盾也越大,对上海下放学生影响也不好。
       而此时她们呢,用上海话说起来,我听不懂,但我凭感觉,她们在议论我,大概说我很怪的,是不是有毛病。我对鲁耀东说,你把陈宝巳和张惠静喊来,我有话对你们说。鲁耀东不知我要说什么,去喊他俩了。他俩来了,我对他(她)们说,今天我来早点,想说说与你们有关的事。听到我说的事与他(她)们有关,都认真的听我说。我对他(她)们说,我刚才来时,问的两个问题,你们都听到了,你们肯定觉得我问的很奇怪,也觉得我有毛病吧,那我来说说为什么要问这两个问题。我停顿一下,接着说,第一个是问别人年龄问题,按你们上海话说,不管对方是什么人,问别人多大年龄或岁数,都问你几岁,对吧。我看看他(她)们,他(她)们都点点头。我接着说,在安徽,在金寨,在莲花山,问别人多大年龄或岁数,一般都问你多大岁数了,或你多大年纪了,只有问小孩子,才问你几岁了,尤其是问比你们年龄大的人,你问别人几岁了,他们会认为你们故意拿他们开玩笑,拿他们当小孩子,或看不起他们的。因为我是安徽人,又比你们早下放一年多,所以,我知道,提醒你们一下。他(她)们听了,纷纷用上海话讨论起来,我听不懂,也不问,因为我知道,他(她)们一定认为这是小事,有什么大惊小怪的。果然,陈宝巳用普通话说,我们这么问有错吗?我说,在上海这么问没错,在当地这么问,会引起误会,认为你瞧不起他们。他不服气的说,我们这样问,并没有瞧不起他们,他们这样认为,是他们的错。他这么一说,其他同学都点头,支持他的说法。我说,你可以认为你没错,但你是下放插队在这儿,是来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首先你要与贫下中农打成一片,拜他们为师,要尊重他们,你连当地人的风俗习惯都不尊重,再教育能接受好吗?他(她)们听了,又一番议论。张尧年说,那以后就问多大岁数,可以吗?我说可以,接着我又说,还有一个问题,刚才我也问过,别人从你家门口走,要不要喊人的问题,在上海,不管是认识或不认识的人,一般都不会喊人的,更不会叫别人到家来坐坐,这是因为大城市人太多,大家都这样,这没错。但在莲花山,地方小人又少,见了人都觉亲切,特别是你们新上队的人,从你们门口走,如果不招呼他们,他们也会认为你们瞧不起他们的,最好是招呼他们一下。我知道,你们在想,我们又不认识他们,也不知他们名字,怎么招呼。上海同学看看我,点点头。我说,不熟,不认识,不知道名字,不要紧,他们从门口走,你们只要说一声你到哪去,或者你去忙什么就行了,总之,这也算是打招呼了。他(她)们听了,一头雾水,这算是怎么回事,难道不招呼人就是瞧不起人?这也太…。面对他(她)们的不解,不服的眼神,我也说服不了。我只好说,这是我下放两年来的体会,也是经验,见了别人从门口过,说句话,打个招呼,又不损失什么。如果不打招呼,会引起误会,这不好吧。今天我说的两个问题,是我插队下放的经验之谈,如果你们觉得有用,有道理,就听,如果认为没道理,可以不听,只当我没说过,行吗?见他(她)们都不吭声,我说,我们都是下放学生,住的又近,还是邻队,我不想让你们被生产队人误解,让队里人说你们不懂事,所以才和你们说的,是想让你们和队里人搞好关系,如果我知道了不说,那我们还是下放在一个大队的知青吗?我是把你们当同学,当朋友,才说的。我呢,有什么说什么,直来直去,如果我有什么做的不对的地方,也希望你们直接对我说,没别的事了。我站起来,但他(她)们也没有走。我又问,你们吃菜怎么解决的?都不吭声,最后鲁耀东说,有人送菜就吃,没人送菜我们吃带来的菜。带来的菜?我不明白,鲁耀东见我不知道,就顺手把桌上的一只碗,拿到跟前给我看。我看碗里黑乎乎的一块东西,嗅嗅有酱菜的味道,我问鲁耀东,这是什么菜。他说是大头菜,每个人带的都有。我又问,队里分给你们菜园地了吗?有人说,分了。我问有人教你们种了吗?张尧年说,刚分菜园地时,队长带人教我们怎么种,后来没人教,我们也没种。

        我知道了,队里分菜园地并派人来教了,可能是他(她)们不主动,所以别人也懒得教了。我对他(她)们说,我刚来时,也不会种荣,也是队里各家送菜吃的,但这不是办法,长期这样也不行,也是自己学,别人教的,现在我菜园里的菜,足够我吃了。我缓了缓说,我是一个人,好凑合,你们是五个人吃菜,别人不可能天天送菜给你们的,哪家也没这么多菜送给你们的,你们一定要自己学会种菜,毛主席都说,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他(她)们听了,都点头,认为说的对。陈宝巳说,我们不会种,又没有菜的种子。我想了想说,我明天看到你们队长,和他商量一下,让他派人来教你们种菜,不过人家来教你们,你们也要主动些,学会种菜了,自己吃起来也方便些。他(她)们听了,都说好。可能是熟了,他(她)们话也多了些,也问了医疗队看病的事,觉得很新鲜。说一会话后,我去鲁耀东床上睡觉了。
       天亮了,起床,今天起来迟了。有比我起来早的,门已开了。站在门口往下看,我屋后的水井,已有军医在洗东西了。我回到保管室,小赵正在灶下添火呢,她见了我就说,小甄,我正在烧稀饭呢,我看你昨天舀两碗米,今天我也舀两碗米,对吗。我说,对。抓紧洗漱后,张军医说,小甄,和你说个事,昨天幸亏你协助,否则,两个队都看不完,何况三个队呢。她接着说,原计划西莲是一个队一天,今天王军医和小赵留下,如果昨天这三个队没来看病的,今天这儿接着接诊,等于提前一天完成任务,我带两人先去大队,和大队干部联系一下,再到附近的几个队巡诊几天。我问,你们中午在哪吃饭。张军医说,吃饭是小事,到时再说吧。我说,张军医,吃饭也不是小事,如果你们在大队这一片几个队巡诊,那离这儿也不过三五里路左右,不到半小时就到了,不如中午回来吃饭,吃完饭再去,省得到老乡家吃饭,也耽误时间。张军医想了想说,这个办法不错,还不麻烦大队和老乡了,那中午就回来吃饭吧。正说着话,会计陈胜定媳妇查贵荣,拎个篮子来了,她来到屋里说,小甄,刚才到菜园摘菜,多摘了些,倒你这儿啦。说完,倒了菜就走。我跟着说,好,谢谢啦。回到屋里,小赵,小李和张军医看送来的菜,无非是辣椒,茄子,豇豆或扁豆类的蔬菜。她们说,这么多也吃不了啊。张军医说,小甄,你人缘真好,天天都有人给你送菜呢。我笑着说,我是沾了你们的光,是你们送医送药下来,老百姓知道你们在这儿搭伙,才送来的,她们知道我菜园的菜不够,有时,菜吃不掉时,她们也来摘,她们还帮着种呢。
       小孙收拾好桌子和板凳,说,开饭啦。小赵的稀饭烧的比我好吃,吃完早饭,军医们抢着洗碗。看到有人下田,我对她们说,估计今天来看病的人不多,我今天上工了,中午回来烧饭。张军医说,好啊,也是不能耽误你上工,小王和小赵两个人接诊没问题。我拿了根薅秧棍,来到队长家稻场上,一会来了四五个人,队长带我们,在他家屋后的山冲里薅秧。我们一边薅秧,一边谈论军医看病的亊。我想起张军医说的,吃盐过多,得高血压病的事,和他们说了一遍,让他们在庄子里都说说,要少吃点盐。队长说,这盐吃多了还能得病,真不知道,那是要少吃盐了。有的说,昨天一天看病的人真不少,老老少少有几十口人呢。我问队里昨天去看疮的人,你的疮还疼的很吗。他笑着说,那疼的好多了,原来晚上睡觉,试到疮一蹦一蹦的疼,疼的睡不着,昨晚上床就睡着了。他又说,这军医真厉害,别看小女孩子,那拿刀割下去,眼都不眨一下,那是真狠啊。大家都笑了,队长说,当医生的心不狠怎么行。有人问队长,你哥哥的眼怎么样了?队长说,真灵呢,昨天看过后,那好多了,晚上临睡前,又吃的药,眼睛也上了药,今早起来我问他,眼睛怎么样了,他说不疼了,眼睛清亮多了。
2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技术支持:信动互联(北京)科技有限公司|中国知青网-中国知青网络家园 ( 京ICP备12025178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25847号 )

GMT+8, 2024-6-14 17:27 , Processed in 0.134008 second(s), 22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