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知青网-中国知青网络家园

 找回密码
 会员注册
搜索
热搜: 知青 活动

幸运的耿直人

2023-11-18 10:53| 发布者: 金火鸟| 查看: 580| 评论: 0|原作者: 金火鸟|来自: 原创

摘要: 短篇小说幸运的耿直人江山易改禀性难移,顺情说好话,耿直讨人嫌,都是中国的老话。我的一个朋友是一个耿直人,他的人生经历,让人感叹,有点传奇色彩。他个子不高,却很英俊,外表让人感到很有灵气,接触后却感觉很 ...

短篇小说

幸运的耿直人

 

 江山易改禀性难移,顺情说好话,耿直讨人嫌,都是中国的话。我的一个朋友是一个耿直人,他的人生经历,让人感叹,有点传奇色彩

 他个子不高,却很英俊,外表让人感到很有灵气,接触后却感觉很憨厚。中学时班上的女同学给他起个雅号“真简单”。他的大名叫苏直峰。

 不满十六岁的时候,在文化大革命的浪潮中,响应伟大领袖的号召下,城里的千万初高中学生一起下乡到了大有作为的广阔天地。在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农业连队,他脱谷、打场、放羊、盖房、开拖拉机种地,出色劳作,得到了领导与老职工的认可。很快就被调去建砖厂,一年多又被团部机械修理厂的领导看中,调去做了车工,这在当时的知青中那可真是佼佼者了。他开了当时可以说时最新式的C620机床,为农业机械加工各种配件。他踌躇满志,专研技术,一心想做出新的成绩。可是他的一个建议,却让他止步于做个好车工的理想。起因是他看到车间里成品半成品和其它物品摆放很乱,就向车间主任提了个他认为的合理建议,结果,第二天他就被主任通知被调回砖厂工作,理由也没多说,就是一句话,他不合适在修理厂。可是,他清楚的记得他来的时候,领导对他说:现在修理厂就急需他这样有文化的青年力量。他想不通,一辆老牛车拉着他的行李把送回了离团部几里地的砖厂。“真简单”让一个简单的问题打懵了。仅仅几天的功夫,18岁的小伙子后脑勺变成“少白头”。

 在他觉得尴尬和情绪低落的日子里,他只会埋头干很让砖厂领导喜欢,让他做了连队通讯员,半天劳动做砖,半天跑团部送信。他送信的热情服务让知青都喜欢他,这期间他又被团直综合连的领导相中,粮店、照相馆、缝纫、商店等很多小单位信也让他来送。就这样,他成了很多知青都认识和欢迎的人,远离家乡的知青盼望来自家中和同学朋友的来信和包裹。他感觉他是幸运的人,受人欢迎是幸福的。就这样,一年多后他被调到团司令部做机要通讯员兼团首长的勤务警卫员。他工作的更加起劲

 有一次,他去师部回来的途中遇到封江时节,只好改道由一个附近的城市回团部,不巧的是当天这个城市的师部办事处人满,没有地方住宿,他就到站前接待处联系住宿,此时已是晚上九点多了,市区较近的旅馆也都满员,他被介绍到边远的一个小旅馆住下了。就在他刚刚进入梦乡的时候,一阵快速的敲门声将他惊醒,他迷迷糊糊地问道:谁啊!干什么?

 快开门,查夜!

 哦,等着!

 他趿拉着鞋,穿上衣裤,走去把门打开,一下冲进七八个身穿蓝警服的中年汉子,但是并没有领章警徽。

 “怎么这么半天才开门!”走在前面的人大声斥责着。

 他回答说:“我不得穿衣服吗!这有证件,你们看吧!”

 那人接过他递过去的一个红塑料皮的证件,打开看了看,丢到他怀里说:“这个不好使!”

   他有点急了说:“那上边有沈阳军区的公章和钢印,为啥不好使?你们是干啥的?拿证件,让我看看!”

 “呵呵,你小子狂了,我们是公安局的,你有资格看我们的证件吗!”“你没有介绍信,不能在这住!”

 “我是站前接待站介绍来的,他们是看了我的证件才介绍的,你们凭啥说不能住!”

 “我们说不能住就不能住!”

 他看看这些人,脑子里突然想起下乡时奶奶嘱咐他的话,“出门在外,好汉不吃眼前亏”。看来今天他这个21岁的青年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讲不清了。

 于是他说道:“那好,我不住了,我回我们师部办事处去”。他穿起衣服走了。就在他走出几百米的时候,他听到了后边急促的摩托车的声音,还有人在大声地喊道:

 “抓住那小子!”摩托车停在他身边后跳下几个人,他双手被扭到身后。

 他大声喊道:“都来看啊!,这些人说是公安局的,无故抓国家公职人员,他们是耍资产阶级法权,这是他参加理论学时学到的新名词,他们迫害国家工作人员!”

 “给这小子押走,还敢给我们公安机关造谣!”他们一个人高声叫到。于是他被反扭着塞进摩托车斗里。摩托车飞驰电掣地一溜烟开了。

 

 不大功夫摩托车在一个楼房前停下,他被带到一间大办公室。在摩托车里他脑子就想好了如何解决今天的遭遇。进了屋里后,他将他的黄书包里的文件一股脑倒在办公桌上,二十多份文件上面加盖着小红戳。“机密”、“秘密”,也有一般文件。他指着文件对那些抓他进来的人说:

 “这些文件,你们明天送到我们团部去吧!”然后又把随身带的一把五四手枪也放在了桌子上。这时中年便衣公安们,相互瞪眼看看,有些不知所措的样子,还是他们的领头的开了口说:

 “小伙子,你先等等”就向一间屋子走去。

 过了一会,他出来对他说:“你跟我来!”。

 他跟他来到一间挂着主任门牌的房间里。一位年纪稍大一点的一位军人从办公桌前站起来,边向他走,边说:

 “我是沙区公安分局军管会主任”接着对他说:“咱们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一家人啊!,你还回宾馆去住,我派车送你回去”。接着又对他说:“小伙子,你也有毛病,说话太硬了,年轻啊!”

 看到军人和蔼的态度,想到都是一个解放军系列的,他没有再说话,但是心里想,我也没横啊!我就是反驳了他们的问话而已,他们无辜抓人,还不让我说话吗?这一宿,他没有睡着,气的有些发抖。他又被一个简单的问题打懵了,明明是用权欺负人,还不让我反驳。他又一次领教了说真话在权利面前的无奈。

 他的问题是禀性难移,痴心难改。后来他当上了一个连队的指导员,又遇到了一件事。一对天津知青回家探亲期间,在家发生了婚前越轨。回到连队几个月,女战士就鼓起了肚子,这件事很快就传遍了团部团直各单位。他被团政治处主任叫到办公室批评了一顿,说他本身是知青,却没有尽到领导责任,要他回去开会批判,给与处分。他犯难了,因为他在来之前,找到两个当事人谈了心,知道他们已决定要结婚,双方家长也都同意了。他怕给予严厉的批判和处分,闹不好会出人命。回到连队后,他一时没了主意,不处分交代不了,处分了又怕出更大的乱子。这期间团里几次向他要处理情况和结果,他都说:“批判不好,处理要谨慎”。最后,他决定只是召开团员大会,对两人的婚前行为进行了批评,并给予了团内严重警告。因为在那个的年代,这也是一件不大不小的问题,如果上到高度,也算是作风问题啊!为此他在团政治处主任那里得到了一个“年纪青青的就右倾”的评价。

 回到家乡后,他在一个省级大型企业做工人,因为他工作实在,很快就被领导发现,看他的档案,在兵团做过干部,就又起用他做了干部。他在企业组织部工作时又遇到了让他难忘的一件事。起因是公司劳资处长申请入党,他去考核发展对象,经过一番找被考核人同事的谈话和调查了解,群众对这个人反应很大。主要问题是对群众和领导的态度截然不一样,对上笑脸,对下冷眉,气指颐使。更主要是发现他有造假档案,将不符合条件的人招进企业问题。

 他回到部里如实向部长做了汇报,这个人就没有被发展入党。可是这下他得罪了领导,他不知道那几个被招进公司的人,有一个是公司总经理,党委书记的儿媳。领导不能对组织部长发作,他就成了替罪羊。你不是挺原则吗!,于是他被调整到公司纪检委工作,而且被冷落了两年多。他让人羡慕的就在于,每次他遭遇到打击,却又能够反弹。后来那个劳资处长和党委书记总经理出事了,市委组织部,市纪委来公司调查劳资处长入党的经过,市委觉得他是个坚持原则的好干部,就把他调到了市委组织部。公司的人都说:这小子有福啊!他坏事变好事,反倒高升了。

 在市委组织部期间,他的“老毛病”,仍没有改,他认为对的,就坚持自己的意见。在整党工作期间,因为农村有个农时问题,所以要抢前抓早,但是领导因为各种原因,忽略了这个问题,迟迟没有做出开展的部署,部领导几次去催问市委书记,都没有下文。

 他急了,跑去市委书记的办公室,进门直接对书记说:

 “我是整党办的处长,叫苏直峰,我来给您提个意见”,书记本来在看文件,听到他这么说,立刻放下文件站起来笑着对他说:

 “哦,好啊!你说吧”

 于是乎,他将农村的整党工作要赶快布置开展,否则农时一到,工作就不好开展了的意见说出来。书记认真听取了他的意见,并当场决定马上开展。后来部里的人都说他胆子真大,一个处长,敢给市委书记提意见。他是个福将。因为市委书记不但没有怪罪他,反倒和他成为了好朋友。他给书记留下的印象是坦诚直率。而且他也因此得到了重用。

 谁也不能总是事事顺意的,耿直的人也不是人人都喜欢的,后来他在一个区长的位置上还是遇到了麻烦。据说是有一个北京的大开发商,看好了他所在区的一块地皮,在市区的黄金地段,原来是一个中小型体育场,已被改造成这个区的休闲综合广场。如果拿下这块地段,盖出来的商品房能卖出高价格,利润会使开发商暴富。先是新来的市长找到他,要他考虑给开发商这块地皮,他没有立刻答复,说回去研究研究。回去后他反复考虑,觉得不能将这个刚刚建成没几年的休闲广场买给开发商,弄不好会遭到群众的强烈反对,他也可能会成为历史的罪人。他又不便把这件事拿到区常委会上去讨论,因为市长是让他自己做出决定。为此他就将这事搁置了起来,也没有给领导一个回音。

 后来还是市长在电话骂了他说:“行不行,你也得放个屁啊!”

 他于是对市长说“这个地方不能盖商品房啊!”就这样他得罪了新来的市长。就这样主要领导他得罪了,见了面甚至不与他说话。

 像这样的事,还有几件,有机构设置,人员调整等等的事,到了他这样级别的干部都有一些让他左右为难之事。好在是他在官场几十年的历练,尽管得罪了一些人,甚至是直接领导,但是他自己的底线把握住了。这也让他在区里一直干了十多年,没有再提拔。

 说他有福是因为,就在他要快退休的前两年,从省里来了新书记,对他有些了解,任用他做了副市级干部,辅佐市委主要领导的工作。生活又一次验证了,他每到低谷的时候,都会有一次反弹,而且是比以前还要高出一节。认识他的人都说他是福将。我说我的朋友是个幸运的耿直人。

 七十多岁的时候,熟悉他的人经常看见他和一些老人在江畔和休闲广场散步聊天,“真简单”苏直峰活的更加简单了。

 

 

金火鸟

2023年冬日作于北方冰城

4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4 人)

技术支持:信动互联(北京)科技有限公司|中国知青网-中国知青网络家园 ( 京ICP备12025178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25847号 )

GMT+8, 2024-6-14 16:03 , Processed in 0.097005 second(s), 16 queries .

返回顶部